跳到主要內容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香港品牌形象 - 亞洲國際都會
GovHK 香港政府一站通
簡體版
English
A
A
A
搜尋
網頁指南
聯絡我們

新聞公報

2014.09.20 14:02 31°C 間有陽光黃色火災危險警告
新聞公報
文化在線流動應用程式
「健步行」手機應用程式可供下載
Level Double-A conformance, W3C WAI Web Content Accessibility Guidelines 2.0
無障礙網頁嘉許計劃
新聞公報
2008
December
藝術館展現丁衍庸的藝術時空
*******************

  被譽為「東方馬諦斯」及「現代八大」的本地前輩藝術家丁衍庸,其逾二百件油畫、水彩畫、水墨畫、書法和篆刻作品將由明日(十二月十九日)起至明年四月五日在香港藝術館展出,觀眾可從這些遊戲於中西古今的創作,一窺一代畫壇大師廣闊無邊的藝術世界。

  是次展覽名為「跨越東西‧遊戲古今─丁衍庸的藝術時空」,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友會聯合主辦,展出的作品主要由丁氏家族、丁氏學生、多位收藏家及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友會借出。另外,亦包括黃易、徐志宇等慷慨捐贈的丁氏畫作。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周達明今日(十二月十八日)在展覽開幕禮上致辭時表示,丁衍庸是中國畫壇傑出的國畫家、油畫家和篆刻家。他的藝術創作領域廣闊、繪畫風格獨特,既承法國畫壇巨匠「野獸派」大師馬諦斯線條與色彩的畫風,又集八大山人畫派的神髓,簡約率真,自成一格。

  周達明說﹕「丁先生自創的『一筆畫』及詼諧戲劇人物的畫作尤其活潑生動,形神兼備。他亦擅長草書和篆刻,並將繪畫融入篆刻中,對當代篆刻藝術有重大的影響。」

  「今年是丁衍庸先生辭世三十周年,香港藝術館特別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系友會合辦這個大型回顧展,匯集了其二百多件作品,創作時間跨越三十多年,全部都是丁先生在香港創作的作品,希望藉這個展覽,回顧丁先生糅合中西畫風的藝術發展歷程,讓觀眾欣賞這位一代宗師的藝術光輝。」周達明說。

  丁衍庸(一九○二至一九七八)生於廣東省茂名縣。一九二○年,承接「五四運動」的革新浪潮,十八歲的丁氏亦跟隨著不少負笈海外學習藝術的青年,從廣東遠渡東洋,考入東京美術學校。期間他深受法國巨匠馬諦斯及「野獸派」的畫風影響,致力追求原始藝術的單純、稚拙的力量,並成為了他貫穿藝術道路的一個基調。

  丁氏於一九二五年回國,在上海聯同陳抱一、關良等積極推動「洋畫運動」。不過,其對時代精神的敏銳感和對創作革新的態度,卻備受社會甚至同儕排擠。他自一九三○年代開始更醉心研究八大山人、石濤及金農的水墨畫,並搜羅古器物,同時繼續發展其油畫與水墨畫,從而展開融合中西藝術的漫長征途。

  從八大的基礎上,丁氏進一步發展稚拙天真的趣味,他筆下的魚、貓、鷺、鶴、鴛鴦往往都有醒目的大眼睛,時而白眼向天、怒目瞪人,或作冷眼旁觀、不屑一顧。他把八大的冷峻孤高,轉化成風趣幽默、嬉笑怒罵的個性;從題材構意上,突破前人,凸顯個人面貌。

  一九四九年,丁氏隻身來港,嚐盡流離孤獨的滋味,在貧困中堅持創作和教學。一九五七年,他受錢穆之聘加入新亞書院,創辦藝術專修科(即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的前身),並任教至一九七八年辭世。

  在港的三十年中,他不斷拓闊其藝術領域,由油畫到水墨畫,包羅人物、花鳥靜物與山水風景;繼而攻書法、篆刻,最終兼容其髓,成就了獨特的藝術風貌。他的水墨人物畫,如今所見都是居港以後所作,題材取自歷史、鬼神、傳說、文學、戲曲與現實生活等,可謂古今中外,一應俱全。其共通之處,是丁氏以漫畫般手法,創造出一種通俗喜劇式的詼諧效果,當中卻隱含種種戲謔、諷喻。

  此外,他晚年創作的「一筆畫」,帶有濃厚的兒童遊戲色彩。他用寫草書一樣的流暢筆觸,一筆畫成一隻動物。畫家把畫面的元素減至極限,幾乎只有一條線條和留白的畫面,但卻形成了物象和虛實的空間,可是千錘百鍊的成果。

  配合是次展覽,藝術館將於十二月至明年二月期間舉行一系列講座,題目分別為「丁衍庸與二十世紀中國水墨畫發展」、「藝貫西東─丁衍庸的油畫藝術賞析」及「丁衍庸的篆刻藝術」。此外,明年一月十八日將舉行「對談憶丁公」座談會,由前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藝術系講座教授高美慶教授主持,藝術系系友將對談丁衍庸老師當年的教學風采及生活片段。以上活動費用全免,名額為一百五十名,先到先得。此外,藝術館為展覽印製一冊彩色圖錄,於該館書店發售。

  藝術館位於九龍尖沙咀梳士巴利道十號。開放時間為星期日至三及五上午十時至下午六時,星期六上午十時至晚上八時,聖誕節前夕及農曆年除夕上午十時至下午五時,逢星期四(公眾假期除外)及農曆年初一、二休息。入場費十元,全日制學生、高齡人士及殘疾人士半價優惠,逢星期三免費入場。

  有關展覽資料,歡迎瀏覽藝術館網頁﹕http://hk.art.museum/,或致電二七二一 ○一一六查詢。

二○○八年十二月十八日(星期四)

1218_1

在這幅人像畫中,丁衍庸重利用主觀色彩和線條,以表現畫中人物那份肯定的眼神和自信的精神狀態。畫中的女士造型佔滿整個畫幅,並以黃紫、橙綠等對比色將畫面空間分割,無論在用色、構圖和造型上,都能找出丁氏與馬諦斯一脈相承的風格。

1218_2

這幅「畫中畫」展示丁衍庸畫室某一個放置了三腳畫架的角落。藍色的地磚與大片平塗的橙色牆壁色彩形成強烈對比,畫架上有一幅「一筆貓」的油畫,還有在畫中出現的神秘符號,都為作品增添了超現實的趣味。這幅畫融匯了丁衍庸在中、西藝術的獨特創作元素,可說是他經年累月的探索後,跨越兩者之間的矛盾,走出自我的藝術道路。

1218_3

這幅《荷花鴛鴦》的佈局與造型雖然是脫胎自八大山人,但鴛鴦和青蛙的趣怪模樣,卻是結合了齊白石那種童真稚拙的畫風。鮮艷生動的畫面,更具有吳昌碩的繪畫神髓。寥寥數筆勾出的青蛙,造型獨特、生動活潑,則是丁衍庸所創。從此可見,丁衍庸的水墨花鳥畫雖然深受八大山人的影響,但他絕不只滿足於形式上的追摹。

1218_4

中國戲曲為現代中國畫家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靈感,丁衍庸也醉心於戲曲人物的題材,但卻有個人獨特的表現形式,例如在此幅「京劇人物(項羽)」中,畫上大花面、瞪眉怒目、劍拔弩張的西楚霸王與身旁的裸體武士及不忍離別的虞姬,都突破了舞台表演的限制,成為畫家借題發揮的題材。
1218_5

「午覺冊」是丁衍庸在一次午睡後為學生示範的神來之筆。冊頁上畫了不同種類的花鳥蟲魚,構圖簡潔,造型形神兼備,筆墨更具有金石味。冊頁中的蟲鳥看來是瞬間完成,像是遊戲之作,但從純熟的筆墨技巧,出神入化的構圖,卻盡顯了大師的風範。圖中的睡鷹造型性格鮮明,令人想起八大山人的作品。 
  1218_6

丁衍庸常追求天真童稚的藝術趣味,晚年創作的「一筆畫」,便帶有濃厚的兒童遊戲色彩。這幅「一筆貓」雖然好像是隨便在紙上畫幾個圈便完成,但細看其筆觸的疾徐、提按的輕重、墨色的濃淡變化,以至整隻貓的造型,盡在畫家的掌握之中。

 1217_7.jpg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署長周達明(中)在香港藝術館主持跨越東西‧遊戲古今丁衍庸的藝術時空展覽的開幕禮後,陪同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右)及康文署榮譽顧問高美慶教授(左)參觀是次展覽。 

 

【昔日新聞公報】【返回頁首】
文康服務顯繽紛 齊心合力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