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停
播放
延伸

前言

1957年馬來亞聯合邦脫離英國殖民統治,宣佈獨立。獨立前後,馬來電影都是在延續主流傳統,聚焦馬來主體文化,極少例外,對於馬來裔、華裔、印度裔共處局面所帶來的文化、語言及宗教的多樣性,並沒有給予太多關注。

然而,馬來西亞電影在發展之初其實是留意到了這種差異性的。1927年華裔導演郭超文在新加坡完成了電影《新客》,講述一位中國大陸新移民在新加坡的故事。當時的新加坡還是英屬馬來亞殖民地的一部分,1965年才立國,所以《新客》這部默片可以說是英屬馬來亞殖民地的首部電影。幾年之後局面有所變化。1933年,印度裔導演Bhimsingh S. Rajhans執導馬來語電影《瘋子萊拉》,講述公元七世紀波斯的愛情悲劇傳說,大受歡迎,導致當時馬來西亞的電影製片人迅速轉向馬來語市場。

自此以後,儘管有很多華裔、印度裔參與馬來亞或馬來西亞電影製作,「銀幕故事往往取自過去和現在的馬來世界,大部分都由馬來本族或移民演員演繹。如果其他種族參演,這些演員往往作為喜劇性的調劑而存在。」(Hassan Abd. Muthalib,馬來西亞電影人、影評人、歷史學家。)

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馬來西亞電影的黃金時期,國泰克里斯(國泰生產馬來語電影的分公司)與邵氏兄弟電影公司,儘管都由華人經營,但他們顯然更專注於爭奪馬來電影市場(當時已擴展至印度尼西亞)的豐厚利潤以及主導地位,遠甚於關注馬來西亞少數族群在銀幕上缺乏代表性的問題。這種忽視到了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期更為嚴重。當時,大片場制度終結,1969年中馬民族騷亂爆發,旨在改變族裔間經濟差異的新經濟政策(NEP)出台。新經濟政策收緊其他族裔的利益,向馬來裔傾斜。這對電影業的影響,不僅在於演員,而是所有層面的。

2000年,隨著導演阿米爾·穆罕默德的多種族、多語言電影《唇對唇》的發佈,形勢發生了變化。這部電影不僅被廣泛認為是馬來西亞首部數碼(DV)拍攝的劇情長片,也是之後被稱為「馬來西亞幼苗電影」的新獨立電影運動的開始。事實上,這部小眾、低成本的電影得以面世,得益於數碼技術的出現,激發了來自不同背景的一代年輕電影作者,他們在這種新的電影製作模式中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方式,去表達對馬來西亞多元種族、多元文化關注。

這些年輕的電影作者許多都是馬來西亞華人,如何宇恒、李添興、劉城達、陳翠梅等。「他們的自我表達以及所講的故事——無論是以馬來語、英語、普通話、福建話還是廣東話,都對主流電影中普遍存在的、消極的種族刻板印象提出了挑戰。」(Gaik Cheng Khoo,諾丁漢大學馬來西亞分校影視研究副教授。) 這一代「馬來西亞數碼獨立導演」很快獲得國際聲譽,為馬來西亞「多語種」電影——無論是獨立的,還是主流的——的出現鋪平了道路。他們對自身身份的深入思考以及對馬來西亞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積極反思,也推動了對於國族身份的重新認識。

是次電影節目辦事處所推出的「馬來西亞華裔映像」節目並非詳盡無遺的歷史介紹,而是希望觀眾能藉此一窺馬來西亞電影中華人話語的概貌。此次選映的八部電影創作於2004至2016年間,都聚焦於描繪馬來西亞華裔的多種面相。片目是沿著兩條軸線設計的:其一是何宇恆的三部作品,包括他之前從未在香港公開放映過的短片《門》。這部短片於2015年獲美國紐約《金融時報》與奧本海默基金聯合舉辦的「崛起之聲獎」最佳電影。此外,還有其他幾位馬來西亞主要華裔導演的作品。本次節目的開幕電影《單眼皮》(2004)也不可錯過。這部極具爭議性的電影,由雅絲敏·阿莫(1958-2009)執導,講述一位鍾情香港電影的馬來女孩和一位華裔男孩之間跨種族的愛情故事。這種跨越文化藩籬的故事無疑是新一代馬來西亞電影人的靈感來源。

李天寧
節目策劃

 

按此查閱宣傳短片

 

本節目內容並不反映主辦機構的意見。如遇特殊情況,主辦機構保留更換節目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