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點節目
關於我們
理想/ 使命/ 信念
APO 資料庫
下載
返回 油街實現
返回 香港視覺藝術中心
 

 

邂逅!市中森  
《森中漫遊》
藝術家:葉曉文
作品:植物觀賞地圖
 
「庭院深深深幾許?1871 年 落成的香港動植物公園是本地第一個興建的公園。花開有時, 葉落有時,百年之樹扎根, 比你我生命更悠長。你願意稍事歇息,讀讀它們的故事嗎?」
 
葉曉文帶著寫生簿來到香港動植物公園探索,從不同的視角,以畫筆捕捉植物的獨有形態;從文化及科學的角度,以文字記錄植物在園中的成長故事。這些插畫與小故事串連起來,拼湊成一幅植物觀賞地圖,邀請觀眾沿著特別設計的路線在這個城市中的森林漫遊。在這短暫的旅程中,觀眾可近距離以不同感官感受每棵古樹、每朵花、每片葉、甚至每滴露水的存在。浸浴在大自然的懷抱裡,你或許會對植物的頑強生命力有所感觸。
 
藝術家簡歷:
葉曉文擅寫擅畫,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公開組冠軍。她運用插圖與文字,把探索大自然生態系統的興趣融入作品中,畫風優雅細膩。她的作品見於多份報章雜誌、圖畫書及詩集,也於展覽中展出,出版書籍有2014年的《尋花》、2016年的《尋花2 —— 香港原生植物手札》、2017年的《尋牠 —— 香港野外動物手札》及2019年的《In situ隱山之人》。最近舉行的展覽包括2018年在香港恒生大學展出的「城市森林中的花與牠」、2019年在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展出的「在山上:筆記香港動植物」及2020年在油街實現展出的「如果我們還有空間」。
 
在此下載:
 
 
 
 
 
 
 
 
 
 

植物觀賞地圖路線:
(文字由葉曉文提供)

1. 吊芙蓉 Dombeya wallichii
 
你現在身處遊客中心。正前方有噴水池,水珠潤澤著附近的空氣,這大概是香港動植物公園裡最開揚的一個景觀了。
 
走出遊客中心前行幾步,往左面看,那些高大的Y型樹,就是旅人蕉。由於葉鞘呈杯狀,能貯存大量水液,供旱漠旅人提供緊急水源,故而得名。在旅人蕉底下,你會遇上一大叢灌木,這是第一種我想介紹的美人兒。
 
有開花嗎?
 
她們叫吊芙蓉,又名「百鈴花」,每年十二月至三月,總是順應季節盛放。一大束下垂的粉紅色花朵粉嫩可人,像新娘手捧的繡球。那茂密嫩綠的枝條讓鳥兒喜歡躲藏其中,她們也是蜜源植物,帶有香氣,盛花時吸引蜜蜂蝴蝶前來沾取花蜜。
 
掩映在心形葉下,粉紅色的羞答答的模樣,惹我憐愛。


2. 楓香 Liquidambar formosana
 
背過身,你跟著地圖所示,走向一小段稍為迂迴、微微上斜的路。
 
現在,你面前有兩列大樹,它們樹幹挺拔,深褐色樹皮上有著漂亮細緻的花紋。部分樹上掛有樹牌,標誌著他們的名字,叫楓香。楓香的葉子最具特色,呈掌狀三裂。
 
現在,它們是綠色還是紅色?一般而言,楓香樹於十二月底開始呈現紅色、乾枯、掉落,然後在煙雨濛蒙的三月,會重新長出碧翠的嫩葉。
 
風吹枯葉落,落葉生肥土。賞楓季節後期,地上的葉子往往比樹上的多。為什麼楓香有個「香」字?你試試自地上拾起楓香葉,必須尋找紅啡色的、乾枯薄脆的葉子,將之輕力揉碎,捧在掌心,揍近鼻子,一陣清新的淡香飄然而至,這就是「楓香」名字的由來。


3. 石斛蘭 Dendrobium
 
慢慢走過楓香的甬道。
 
眼力稍好的話,沿途會看見樓梯上有英皇佐治六世的銅像,原本立在這裡的雕像並不是他,而是香港第七任總督堅尼地爵士;可是於香港日占時期被運往日本熔掉。
 
楓香之路的盡頭往右轉,就能夠通往溫室。溫室內所種植多是嬌貴草本:鳳梨科、食蟲植物⋯⋯最裡面花姿招展的是蘭花。石斛蘭大概也正在開花。中國文化中,蘭花作為花中「四君子」(其餘為梅、菊、竹),早在春秋時代,孔子曾說:「芝蘭生幽谷,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為窮困而改節。」蘭花於深山無人識,卻依舊散出幽香,是不折不扣的守德君子。
 
在香港野外,原生石斛因為非法採集而變得極其罕有,甚至面臨「野外滅絕」的風險。 「君子」在此世代,也屬鳳毛麟角了。


4. 紫檀 Pterocarpus indicus
 
離開溫室之後,你幾乎馬上能看見這棵高貴碩大的紫檀。樹上有牌,你可以辨認得到。
 
紫檀是世界名貴木材之一,有人以「一吋紫檀一吋金」形容。由於不斷被砍伐,現時被列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的保護名錄內。木材色調呈紫黑色,微微有芳香,深沉古雅,有光澤美麗的紋路。中國早於東漢末期開始使用紫檀木,晉・崔豹《古今注》指出:「紫檀木,出扶南,色紫,亦謂之紫檀。」
 
它根係發達,樹腳有板根,感覺非常紮實。但並非每棵紫檀都如「市中森」這棵幸運,成長至百歲樹齡依然健康碩壯-因為商業需求殷切,一般紫檀往往未及長成大樹,已成為刀下亡魂。
 


5. 百日青 Podocarpus neriifolius
 
跟隨那個「雀籠」的牌子轉向右方,你會見到被列作「瀕危物種」的犀鳥,在另一個鳥舍,則會看到一堆耀眼的橘紅色美洲紅鸛,蹬著纖幼的長腿,發出低沉如鵝的鳴叫聲。
 
你徐徐向下踱步到深綠色的八角涼亭,它由精緻的鑄鐵支柱架組成,嵌上木質屋頂。
 
你坐上石椅,微涼的觸感令你精神一振。欄杆四周有一幅幅舊照片,訴說著香江百年風景。細意留意,前方有棵香港不常見的百日青。樹形優美,樹皮灰褐色,呈纖薄片狀。獨特是樹幹上一圈一圈的波浪,曲線蒼勁有致,有時像洶湧海濤,有時又像湖邊漣漪。


6. 樟 Cinnamomum camphora
 
你繼續往下走, 離開涼亭才幾步,會遇到那巨大的樟樹。
 
《本草綱目》解釋了樟樹名字的由來:「其木理多文章,故謂之樟」。樹幹上紋路分明,木質重而硬,有強烈的樟腦香氣,味清涼,有辛辣感,防蟲防蛀、驅黴防潮,由古至今,都被視為具價值樹種。
 
每棵樹都是獨立個體,像人一樣。這樹呈三指,上面附生著其他植物-小枝小葉玉石一般青翠,大概是石斛蘭花。樹幹下方有個斷裂的樹洞痕跡,代表它曾經受傷了,後來又痊癒了。時間是修補傷口的藥,癒合後留下獨特的紋路。樹的堅強,造就了其他物種的成長。
 


7. 鐵刀木 Senna siamea
 
穿過時光隧道,隧道內展示百多年來於公園內拍攝的歷史照片,不妨看看。過後跟著地圖走,會尋找到一棵與之有距離的鐵刀木,樹分四椏,樹葉纖細,上面長有蕨類。
 
關於鐵刀木的名字,有兩種說法:第一種,它根本並非叫「鐵刀木」,應該是「鐵道木」才對,因為質地又硬又重,以前常被用作鋪設鐵道,因此應該稱此樹為「鐵道木」。
 
另一說法是:它樹質堅硬,連鐵造的刀也難砍,因此叫「鐵刀木」。除了天生硬頸,直到樹木倒下、被宰割一刻,也不是省油的燈,它會用自己身體進行最後的反抗-因為它有敏感性,會刺激人類皮膚及眼睛,因此部分樹藝工作者用刀鋸這種樹時,需要戴上護目鏡,防止木碎入眼。


8. 白蘭 Magnolia × alba
 
旅程馬上就完結,沿著平路往前行五分鐘,你就會離開公園。請別急著離開,放慢步伐,看見四周植物豐盛又充滿細節,你以為全部都綠色,但綠色畢竟也有層次。
 
門口有一棵過百歲的白蘭,樹冠寬廣,葉色濃綠,這一棵尤其高大正直,在復雜的城市與森林隙縫中,茁壯屹立一百年。
 
白蘭花潔白芳香,中國南方女士常摘取花朵來佩戴在身。但事實上,花開不為誰,它們掌握自己生存的節奏。草本植物一年生,亞灌木二、三年,喬木數十載,樟樹幾百年,羅漢鬆有三千歲。香港有四分之三屬綠色地域,四分之一鋪著建築物。我們此刻身處的這座「市中森」,就像依旁文明的青苔和地衣,呈現出淡淡銹青色,優雅又含蓄地、訴說著我城的年月。
 
 


 

 

W3C WAI-AA WCAG 2.0 無障礙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