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停
播放
延伸

簡介

安德烈‧華意達
 
剛去世的安德烈‧華意達(Andrzej Wajda)於1926年3月6日生於波蘭蘇瓦烏基,父親是步兵隊長及業餘畫家,母親是熱愛閱讀的老師。1939年二戰爆發,波蘭被德國及蘇聯征服,父親命喪於卡廷大屠殺。華意達在戰時曾加入對抗德軍的「國內軍」,負責傳遞訊息,多次出生入死。
 
戰後他入讀克拉科夫美術學院,後來放棄繪畫,入讀洛茲電影學院。畢業後,擔任戰後第一代重要導演亞歷山大‧福特的助導,於1955年拍出首部長片作品《這一代》。之後的《下水道》(1957) 及《灰燼與鑽石》(1958)分別揚威康城及威尼斯影展,令他這一代波蘭導演被西方影評人封為「波蘭學派」。
 
六十年間,華意達拍過約四十部長片,題材包括波蘭歷史及探討當代波蘭社會的作品。他在1972年獲准成立「X」電影小組,拍攝自己的作品之外也熱心培育新人。1977年的《大理石人》是他一個創作巔峰,對波蘭共產政權的批判,令他和「道德焦慮」電影運動的年輕導演並駕齊驅。這股反抗熱潮在1981年《鐵人》去到極致,當時波蘭團結工會在華里沙的領導下,向波共政權爭取人民權利。
 
1981年12月,波蘭實施戒嚴令,將團結工會列為非法組織。華意達的創作自由被大幅收緊,「X」更被解散。華意達在1980年代曾在西歐拍片,亦在波蘭參與團結工會的地下活動。1989年波蘭舉行國會選舉,團結工會大獲全勝,共黨失去執政地位,波蘭回復民主政制,華意達亦當選國會議員,任期至1991年。
 
華意達的創作範圍非常廣泛,他既是波蘭重要的劇場導演,他也是編劇、作家、畫家、裝置設計者,並於2001年在華沙創辦「華意達電影學校」。華意達的作品獲獎無數,他在2000年獲頒奧斯卡終身成就獎,亦曾被日本、法國及德國表揚。八十歲後,華意達仍繼續創作,近作包括《菖蒲》(2009)及《華里沙 — 希望之人》(2013)。最新作品Afterimage才於今年拍峻, 9月間在多倫多影展首映,並代表波蘭角逐明年奧斯卡外語片,惜於今年10月9日因病逝世。
 

 

按此查閱宣傳短片

*********************************************************

 
安德烈‧華意達:普世說書人
 
「父親覺得我從軍是理所當然,1939年我去到利維夫(Lvov)投考少年軍校,但落第了。」華意達回憶當年。1939年波蘭被德國及蘇聯侵略時,華意達的步兵隊長父親被蘇軍俘虜,之後被蘇聯秘密警察處決。看來天意不想華意達做軍人,而是做藝術家。華意達然後由母親在拉當(Radom)養育成人,二戰期間他完成中學學業,並在一所藝術學校上藝術課。他也需要做體力勞動,在波蘭國內軍[按:抵抗德軍的地下組織]擔起傳遞訊息的任務,他可算是半個藝術家、半個軍人。
 
華意達年青時的畫風傳統,拉當Jacek Malczewski Museum收藏了他的年輕畫作(水彩及小幅的油彩),雖然展露出華意達確有繪畫天份,卻也見到他的技術幼嫰。畫作描繪了該城的古雅角落,例如舊市鎮的空地、嚴修會教堂,亦有人像及靜態畫。坦白說,它們毫無特別。但一些戲劇場面的鉛筆掃描,令人看出這位年輕畫家將來會做電影導演。
 
1946年,華意達移居克拉科夫,入讀Jan Matejko美術學院的繪畫系。該學院非常有名,卻也非常傳統。他同屆校友包括日後成為波蘭傑出戰後畫家的Andrzej Wróblewski,Wróblewski的全體作品,以及他「自學組」的活動(華意達也是一員),和學院的大部份教授所屬的「巴黎學派」畫風殊異。
 
華意達這段時期的畫作雖然大抵都是傳統風格,但有少量較現代的作品,例如1950及1951年的自畫像,以及一些抽象畫。
 
Wróblewski才華洋溢,但無法在國際展出作品。他想改革繪畫,但深感懷才不遇,他1957年在塔特拉山脈(Tatra Mountains)死去,大可能是自殺。
 
華意達在2012年10月被問及他棄畫從影的原因,以及Wróblewski的點滴,華意達答:「Wróblewski沒可能在海外闖出名堂,他的死,全因波蘭共產政權不讓他到重要畫展展出作品。」
 
華意達無意革新繪畫,因為他自己都不肯定這個藝術形式是否最適合他的性格及藝術志向。他既在這間歐洲一流藝術學院就讀,明白繪畫開始被社會主義寫實主義的陳腔濫調箝制,他也清楚很難在共產政府下的展覽及推廣系統中生存。他知道這套系統根本是封閉,最多只能在波蘭或鐵幕國家展出畫作。
 
他在Jan Matejko美術學院待了三年,轉至剛開設的洛茲電影學院修讀電影,他也沒想過要改革電影,儘管他反對社會主義寫實主義的思想控制。
 
他首部長片《這一代》名義上是部社會主義寫實主義影片,但他加入了這種風格沒有的元素,他更是首位這樣做的波蘭導演。華意達運用現代的電影語言:寫實但帶有像表現主義的強烈反差(要歸功於他和攝影師的上乘合作)、明快剪接,以及演員的生動演出(尤其是主角之一的Jasio Krone)。華意達憑着此片,打開了波蘭電影新一頁。
 
他在《下水道》及《灰燼與鑽石》把這種風格推到極致,為「波蘭電影學派」打下基礎,蒙克的作品也是「波蘭電影學派」的重要部份。
 
華意達的作品橫跨整個波蘭共產時期,因為唯一的電影出品公司就是共產政府,所以也避不過電檢制度,他並不是一定能將隱藏的訊息傳達。和當時大部份波蘭知識份子及藝術家一樣,他逐漸熟習了暗渡陳倉的技巧,事不明說就能騙過電檢人員,官員看不穿隱喻及聯想的真意,但聰明觀眾一看就明。
 
華意達一直都對歷史深感興趣,不管是古舊的浪漫歷史,還是當代大事。他拍攝古代或改編經典波蘭文學時,會觸及當代大事。這也是繞過電檢的技倆,哪有電檢人員夠膽刪改被譽為第四位波蘭民族詩人的Stanisław Wyspiański(《婚禮》),或者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Władysław Reymont(《應許之地》)片言隻字?
 
華意達先憑享譽國際的《下水道》成為歐洲傑出導演,後來更被公認為世界級大師。但他從不想離開波蘭移民他國,儘管他有不少機會這樣做,因為他深信他的力量正是來自他和波蘭及波蘭人民的聯繫。他在外國拍的影片不算非常成功及深刻,好像他遠離祖國拍片這一點,便注定它們充滿缺陷。
 
他非常多產,不時一年拍多部片,即使如此,他也不忘提拔年輕導演,尤其是1970年代末的「道德焦慮」時期。他領導的「X」電影小組,雲集最反叛及最「道德焦慮」的年輕藝術家,並給他們機會拍攝首部作品。
 
《大理石人》更成為在幾年之後出現的一股波蘭社會及文化暴潮的一個主要元素,這股暴潮的名字叫做「團結工會」。
 
1980年格但斯克列寧船廠發生罷工,華意達來到格但斯克和船廠工人一起,他應承一位工人會為他們拍一部電影。就是出於社會的訴求,他拍出獲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的《鐵人》。「工人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是《華里沙 — 希望之人》,也是他從影以來最重要及投入的作品。
 
從他在拉當的那些幼嫰的水彩畫及素描、克拉科夫藝術學院的油彩、電影學院的影片習作、半社會主義寫實主義的《這一代》開始計,來到今天已相隔了超過半個世紀,一整個時代亦已過去。他拍了數十部影片,多數都是優秀作品,有些更是大師級之作。華意達的影片絕少在形式上破格,或者他從來都不想這樣拍片。
 
因為他一直都是個「說書人」,而他說故事的技巧已臻完美。這種「說故事」特質,放諸四海皆準,難怪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協會的主席Robert Rehme在2000年頒發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給華意達時,會有以下讚美之辭:「電影愛好者視他為電影史上一位頂尖的導演,認為他令歐洲電影不斷受世界注目。華意達將歐洲靈魂中最高尚及黑暗一面呈現,他令我們重新審視人類可以有幾大力量。華意達是屬於波蘭,但他的電影是全人類的文化瑰寶。」
 
Krzysztof Stanisławski 

 

本節目內容並不反映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意見。如遇特殊情況,主辦機構保留更換節目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