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
play

專題文章 ── 流落香江的「孤軍」

1937年「蘆溝橋事變」後,日本加快侵華的步伐,大舉南下。1938年10月12日,日軍登陸大亞灣;不久,廣州、虎門等地也相繼淪陷。同年11月底,國軍更退守至沙頭角,其中一千餘人因救援不繼,陸續退入香港境內。

由於當時英國政府對日本仍保持「友好」態度,面對突如其來的國軍,港英當局立即勒令他們繳械,並予以拘禁。此外,這批國軍的到臨加重了難民潮帶來的問題,時任香港醫務總監司徒永覺醫生在他的回憶錄有以下的記述:

「日軍佔據廣州,觸發突如其來的逃兵,加劇了我們正面對的問題。這批為數1,600餘人的國軍,被臨時扣押在停泊海港的兩艘又熱又擠的蒸汽輪。」

自1938年12月起,國軍被集中拘留在九龍馬頭涌難民營,該營位於今天聖母院書院至馬頭圍邨一帶。過了一年多後,國軍入住亞皆老街集中營,該營位於今天九龍城裁判法院至香港眼科醫院一帶。

這群流落異鄉的國軍(時人稱之為「孤軍」)被羈留在港期間自強不息,在營內積極鍛煉體魄,並學習各種語文及技能,其中包括自發組織「擔架隊」,以準備應付日後在戰場上的救護工作。

1941年12月8日,日軍攻打香港,孤軍獲釋後隨即擔任各種防衛工作。在香港保衛戰期間,他們除負責運送傷兵及清潔醫院外,也奉命到太古船廠鄰近地方參與設立疏散區供北角一帶之居民暫時棲身,藉以減輕日軍轟炸時造成的傷亡。

我們會在海防館更新後的常設展裡重温孤軍這段鮮為人知的頑抗日寇、防衛香港事蹟,以向當年這群抗戰勇士致敬。


1939年在邊界遭截獲的中國士兵。站在後方的兩個英兵隸屬米杜息士團,他們有份參與之後的香港保衛戰。
(相片由高添強先生提供)

遭拘禁在亞皆老街集中營的孤軍,背景是獅子山,攝於1940年。
(相片由高添強先生提供)

1940年初《香港憲報》刊登政府招標在亞皆老街孤軍營建一個禁閉工場。

1941年12月10日《大公報》報道孤軍獲釋及參與防衛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