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 Museum of Coastal Defence Home Page Graphics Version | 繁體版 | 簡体版

About Us | What's New | Facilities | Exhibition | Selected Collection | Group Visits | Education Programmes | Publication | Links | Cultural Services | Back to LCSD


Researches

Previous   Next

第一次鴉片戰爭後廣東海防的改善工程

吳志華

清代廣東地區海防分為東、中、西三路;其中珠江口位於中路,是出入廣州水道的必經之路,成為該區防務的重點;虎門位處珠江口的咽喉位置,地位更形重要。第一次鴉片戰爭前夕,清廷命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整頓廣東海防,其重點也在增強虎門要塞的防衛力量,分別在多處地點興建了新式砲台。林則徐抵粵禁煙,亦加強了廣東中路的海防,除添購戰船,招募水勇外,還「設法密購西洋大銅砲,及他夷精制之生鐵大砲,自五千斤至八、九千斤不等」,當時林則徐添購之西洋大砲共200多門,佔虎門各砲台大砲總數的一半。他對虎門的防衛力量頗具信心,認為該處「砲台迴環並峙,排鏈堵截綦嚴,用壯聲威,足消窺伺」。

但這個被林則徐認為是固若金湯的虎門要塞,卻在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被英軍於一天內(1841年2月26日)攻陷。當時英軍一共調派了18隻大小船艦進侵珠江口,虎門要塞所安放之460門大砲一發也打不中敵船。區內大小10個砲台,全部落入敵軍手中。稍後英軍沿珠江北上,相繼佔領沿岸各砲台,珠江防線宣告崩潰。戰後清廷對虎門之戰的慘敗認真地作了檢討,銳意整頓廣東海防,進一步鞏固虎門要塞內各砲台的防衛力量,這些改善工程在1843至1844年間完成。

虎門要塞的大砲不少購自西方,屬於射程遠、威力猛的大口徑大砲。曾參與虎門之戰的復仇神號(Nemesis)船長賀爾上校(Captain W.H. Hall)曾對這些大砲有以下的描述:

「在南亞娘鞋砲台(South Anunghoy Fort)(按:即威遠砲台)有107門不同口徑的大砲,包括一門68磅、一門42磅,以及眾多的32磅、24磅和18磅砲。此外亦有四門由葡萄牙人在1627年鑄造的巨型銅砲;其中兩門達11英呎長、10.75英吋口徑。另有三門英國製造的鐵砲;其他中國製的鐵砲均屬重型大砲。」

當時英國戰艦的標準火砲裝備是32磅大砲(32磅是指砲彈的重量),砲重相當於中國砲的5,000斤大砲。若單以大砲的重量和口徑來比較,清軍反而佔有優勢,因虎門砲台中不乏8,000至9,000斤的重砲。但砲大未必是取勝之道,時人也明白這道理。廣西巡撫梁章鉅在評論中國戰敗的因由時,曾有以下的看法:

「虎門所購西洋夷砲二百位,其大有九千斤者,何以一船未破,一砲未中?是知砲不在大,不在多,並不專在仿洋砲之式,惟在能中與不能中。」

曾編纂《海國圖志》,主張「師夷長技以制夷」的魏源,在其論著中對中式海防砲台(特別是虎門要塞)所存在的弱點,也有深刻的反省,他指出的弊端有三:

(1)  砲台建置不得地:中式砲台大都「依山而建,前低後高,食水者四面受 敵,皆易受飛砲」;
(2)  大砲安放不得法:大砲安放於砲台圍牆的砲眼內,以固定木架承托,「不 能運轉左右,是以呆砲擊活船」;
(3)  砲兵操砲不準:「兵士施放不熟,測量不準,臨時倉皇,心手不定」。
 

虎門要塞在防衛上的弱點,也引起了廣東官員的關注。1843年兩廣總督祁土貢上奏,指出虎門地區的砲台大部份存在以下的問題:

「舊台過低,防洋盜則有餘。若夷船駛入,則彼船較高,我之砲台內情形,彼皆一望而知,難以制勝。且台形有如扇面,砲台多在正面,而側面砲口無幾。若夷船駛靠側面攻擊,亦難抵禦。」

所以無論在位置、設計和建築物料三方面,虎門砲台都存在著明顯的弊端,不得不設法改善。祁土貢乃向道光帝奏請重修虎門砲台,將砲台的牆身增高加厚;砲台圍牆牆基仍用花崗石堆砌,但牆身卻改用三合土。並根據地勢及防守的需要,將某些砲台一分為二,或二合為一,或擇地重建。這項大規模的虎門砲台修繕工程將區內砲台的總數由10個增至12個,砲位數目由327個增至676個,詳情可參考以下圖表

改善工程中使用三合土作砲台圍牆,在中國可謂開風氣之先,時人林福祥在《平海心籌》中指出:「三合土者,石灰三之一,泥土三之一,沙土三之一,加以糖膠草根,椎鍊而成。」

清廷對祁土貢的建議表示支持,但同時卻提醒祁土貢不應只顧砲台的修築,還須注意整體防守戰術的配合:

「惟防守砲台兵弁無多,其在緊傍山麓者,設遇有警,應如何為後路接應,以防抄襲。其弧懸海中之砲台,尤不可無策應之兵,儻遇有警,應如何一呼即至,既可保護砲台,並出奇制勝,該督等均未議。」

對於朝廷的質詢,祁土貢提出了兩項補足措施:

(1)  仿古代屯田之法,在大角、沙角等處圍沙成田170餘頃,募屯丁2,000人,「以本地之田,養本地之民,以種田之民,為禦侮之兵」。在砲台外屯田,阡陌縱橫,亦可阻止夷船來犯;而守台與屯田者全是族中父兄子弟,"各思衛其田廬家室,勢必一呼即至,可為前路應援";
(2)  至於黃埔等地新修之10座砲台,已有弁兵駐守;祁土貢建議由昇平社學等團練協助防守砲台。他指出:「粵東民俗強悍,然談及忠義多知奮發」,可以利用抵禦西人的侵略。
 

祁土貢提出以「屯田」和「團練」等民兵組織作為防守虎門要塞的作戰部隊,是項十分膚淺的建議。面對裝備優良、作戰經驗豐富、機動性強的西方列強的軍事作戰單位,這些民兵根本不能作出迅速和有效的防禦。

除修築砲台和組織防守砲台的民兵外,廣東官員也注意到武器的改良。為解決「呆砲擊活船」的問題,一種新式的砲架在廣東率先製造,並為其他省份所仿效。這種「磨盤砲架」可令大砲左右移動以方便轟擊移動的目標。當時閩浙總督劉韻珂曾為福建海防砲台引入了這種新式砲架:「粵省磨盤砲架,將身藏於架內,一經旋轉,左右皆宜。先經製造試驗,洵屬穩妥靈便,業已按照此式 ...... 共製成磨盤砲架七十座。」

除砲架外,當時廣東砲兵亦率先仿照西法研製了炸彈(explosive shell),取代了舊式實心砲彈(solid shot):「廣東所造大砲子,多用空心,模大質輕,又有將空心砲子煉成熟鐵,分作兩開,中裝細鐵火藥,仍舊扣合,無異尋常砲子。至出砲,則一觸即行炸烈,四面飛擊。」同時,廣東候選道台潘仕成亦研製了水雷,用以攻擊敵船,並在1843年10月帶了20具水雷在大沽測試,但效果未如理想。

由此看來,清政府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後,確曾努力改善沿海的海防實力。在《籌辦夷務始末(道光朝)》卷65至70中載有多份沿海各省總督、巡撫檢討各地海防設施及武器的奏摺。當中清政府特別銳意提升廣東海防的實力,這些改善工程在約在1844年間完成。不過在四年之後,英軍在一次突襲行動中,以並不強大的軍力:一支為數九百多人的特遣隊和三艘戰艦,竟在36小時內,把連虎門要塞在內的珠江口大小14個砲台、879門大砲全部佔領,並且兵臨廣州城下。這說明了無論在砲台的位置和設計上,仍未盡完善。加上清軍缺乏整體防禦計劃,官兵亦欠防守意識。故面對西方列強的新式砲艦,仍不堪一擊。




Museum Publication | Newsletter | Researches

contact us | sitemap | privacy policy

Copyright © Hong Kong Museum of Coastal Defence
Leisure & Cultural Services Department

Last revision date: 17 Octobe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