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7高中生演藝賞析計劃

舞蹈演藝賞析工作坊學生文章

評城市當代舞蹈團《她說/他說》(學生專場)
徐紫瑩同學(救恩書院)

《她說/他說》
這是一場約一小時三十分鐘的舞蹈表演,上半場是龐智筠編舞的〈客廳〉,下半場是由阮日廣編舞的〈回初〉。兩場看似截然不同的表演,卻有著同一個主題——她/他世界中最無能為力的事情。〈客廳〉表現出家人離去的無力感,而〈回初〉則是面對著環境不斷被破壞卻無法阻止的感受。下文將只評論〈客廳〉這作品。

〈客廳〉
「排舞的過程很痛苦,因為自己始終不想認真地去面對,或者很深入地去剖析。」——龐智筠

〈客廳〉
這個場景佈置相當簡單,一塊分隔場地的膠板,裡面是兩張沙發,一左一右,略近觀眾席的外面則是沒有任何固定的道具,但隨著表演的發展,舞者會拿出道具來配合演出,例如桌子。

編舞這次講述的是家人離開後,她生活的變化,她也曾提及在編舞的時候她不斷想逃避。確實,在這場表演中,有不少令人感到壓抑悲傷的情節。

在表演中有一幕,舞者們搬了一張桌子到舞台,兩個衣著相同的女孩,一個在桌上,一個躲在桌下,旁邊則站了三位男舞者。在桌上的舞者全身繃緊,就像一個木偶,由其他三人控制她的身體擺出一個又一個的動作。而桌下的舞者動作誇張,想探出頭了解上方發生的事,可是無法離開桌下。這一幕似乎在告訴觀眾主角的內心世界:渴求逃出框架限制,將最真實的自己展現出來,卻無能為力,種種因素捆綁著主角,主角因而變得僵硬、沒有自我。由此可見,主角一直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也是為什麼,整個表演氛圍都是沉重的。唯一較為輕鬆的場合,便是回憶過去,舞者們在沙發上,動作親密,在嬉戲的場景。

除此之外,另一幕的男女舞者的雙人舞也十分精彩。女舞者的表情是傷心的,而男舞者則是面露關心。女舞者有數次看起來要墜下,男舞者便支撐著她。表達出即使在傷心之際,身邊也有人支持、共同面對。

在作品中,有另一處亦非常有趣。作品中有一位光頭男舞者,每當他和主角兩人一齊舞動時音樂都變得激烈,動作幅度較大。有一幕是燈光投射在板上,露出了一扇門,他站在門前,拉開了門,但感覺不像回家,因為無論是音樂、演員的表情都沒有一絲喜悅。這道門,比起回家,更像是離別、孤獨、不快樂。

總的而言,〈客廳〉這個表演,講述了一名女性面對摯愛離別時的種種情緒和經歷,是一個十分精彩的表演。

導師回應︰
評論寫得很好,尤其是第一及第四段。同學有很仔細的觀察,亦有相應的描述及閱讀,文筆也見流暢。如果第五及第六段能增加描述部份將有助讀者增加對作品的連結。
(丘思詠——舞蹈演藝賞析工作坊導師)

頁首

舞蹈演藝賞析工作坊學生文章

評城市當代舞蹈團《她說/他說》(學生專場)
陳婉溶同學(救恩書院)

城市當代舞蹈團的最新節目《她說/他說》呈現了兩個風格獨特的作品,分別是〈回初〉和〈客廳〉。雖然兩齣都是獨立作品,但都表達了舞者對離別、生命逝去的感受。

〈回初〉(Mother, I am sorry)是由阮日廣編舞。作品表達人類對自然環境的損害,不斷地爭奪資源,繼而自傷殘殺的情況。多位舞者從舞台上的數個黑盒裝置取出鋼針去批鬥一位舞者,而躺在黑盒上代表大地之母的舞者則無能為力,只能默默在旁看著,無力阻止悲劇發生。從舞台設計上,作品以置滿可活動的鋼針的黑盒為中心。起初,盒子和可活動的鋼針排列出世界地圖,接著又散開,就像人類不停地搞亂世界。據編舞說,鋼針象徵針筒,令人聯想到整形、養殖動物時非人道的生長激素注射等等。人類總覺得不夠完美,總不滿足,總要追求更多,從而破壞環境。在這隻舞的最後,投影了有關人類災害、戰爭、如何破壞環境的照片,更有一把聲音講述作為大地之母最不想就是看見兄弟姊妹互相殘害,即是人類之間的戰爭,這隻舞背後所帶出的訊息引人深思。

〈客廳〉是由龐智筠編舞,講述家中成員的離世,利用簡單及每個客廳都必有的沙發作為舞台重心。客廳是每一位家庭成員進出的地方,於這隻舞當中,舞者不停徘徊在門口,表現想進又不想進的感受。起初,各舞者都在客廳內表現得融洽,有親密的身體接觸,漸漸地變得疏離,彼此開始避開眾人。

兩隻舞都是講述世界的生命,前者是講述世界上無數為戰爭而犧牲的無辜生命,是關於整個世界的。後者是講述經不起時間考驗而終究需要離開的生命,是關於內心世界的。生死無常,分離不易,我們能做到的是珍惜眼前人,相親相愛。

導師回應︰
評論寫得相當好,尤其嘗試以作品中的佈置作為評論的對象。如第三段能把如何利佈置以表達內容詳加闡述將更好。
(丘思詠——舞蹈演藝賞析工作坊導師)

頁首

2016/17「高中生演藝賞析計劃」藝賞析工作坊之學生作品現已同時上載於: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頁:

www.iatc.com.hk 或請到 www.facebook.com/iatchongkong

本計劃內容不反映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