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4 高中生藝評啟導計劃

戲劇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人性壓抑的牢獄
評進劇場《白屋》(學生專場)
林卓傑(聖公會基孝中學)

白屋一劇以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白納德代表極權的政府、宗教,控制並規限五個女兒的人身自由,描寫出在極權統治下,人民對追求自由、希望的渴求和對愛的熱誠。

《白屋》是由陳麗珠小姐改編西班牙劇作家洛爾卡先生的作品——《白納德之屋》。故事自白納德丈夫的喪禮開始,大女兒安珂斯蒂繼承了父親的財產,因而吸引到斐貝的注意,甚至訂下了婚約。另一方面,大女兒亦為找到所愛的人和能夠退離白納德的掌控而感到期待。反之,小女兒則為了追求愛和自由,無視僕人和姐姐瑪蒂麗娥的勸告而去勾引斐貝。最終因為一顆謊稱打中斐貝的子彈而自行了斷了自己的性命。白納德所射出的兩發子彈並未能維持這支離破碎的家的穩定,反而直接毀滅了這個家庭的最後一根支柱。

這一齣戲中以很多複雜的舞步表達出人物內心的矛盾和糾結的心情,無疑能夠形象化人物的心境,但是有時候會令到觀眾難以理解。當中一些象徵化處理的場面是令我感到十分驚喜的:小女兒上吊自殺的一幕,以光柱垂直照射到一張椅子上,代表女兒在椅子上上吊是一個獨特的處理手法。白納德威嚴的語氣和女兒的反應更能表達出他們之間的惡劣關係。

這一齣《白屋》的演出方式和劇情的處理手法可說是十分獨特,表達出極權壓制下人物的慾望和渴求,並表現出《白納德之屋》的精華之處,實在是一齣佳作。

導師回應︰
破題清晰,讓閱者印象深刻,懂得為文章起題,有評論者的意識,亦能掌握及閱讀整套劇作。
(甄拔濤——戲劇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戲劇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白屋》有感
評進劇場《白屋》(學生專場)
林寶鎮(聖公會基孝中學)

白屋這個的形象給人一種家庭和溫暖的感覺,可是《白屋》舞台劇即是令人驚嘆。簡簡單單的描述便是一個有關西班牙的專制傳統,廿世紀的封建思想幕下的淒厲故事。但是,加多一點幻想,退後一步去看這齣劇的話,結果卻反映出人生的意思、人力的極限和夢想。

首先,看看這個舞台的設定和音樂燈光效果。其實實際舞台是十分細小,而且道具還是簡單,用一隻手也數得完。可是台上的演員情感卻令觀眾有無限的聯想。雖然白屋的劇情是固定的,但是這改版舞台劇刪減了一些情節。每個觀眾也有自己看舞台劇的角度和方向,從《白屋》這套劇可見,有人說它是講述追求愛情的經過,亦有人說它是講西方專制政府和觀念造成的後果。

我相信,作者這個編排讓人有自我幻想的空間。家中的成員分別用三種語言溝通,表面是方便演員,但想多一些,在家中語言不同,就證明了他們溝通是有障礙的。家中的母親是一家之主,她的一舉一動也令我們體會專制思想的可怕。不論女兒們有甚麼越軌問題,她也用強硬的手法壓止女兒們,並且不讓外界知道她們的家醜,不想所有人也笑她們是不乾淨的人。在舞台上,只有幾把椅子便是一個家的設定。我們看到的屋是空空的,但演員可透過演技讓觀眾知道牆是存在的,還迫得這家人很辛苦。

舞台的過場令觀眾注視音樂及燈光設計。每個過場也有演員出來跳舞,在我記憶中,有海浪、鬥牛和跳舞的場景。第一,演員們躺在地上滾動,喻意海浪的衝擊;第二,演員們分為兩排,做出牛角動作,表示西班牙的鬥牛文化,並暗示這家人想衝擊專制的枷鎖,可是鬥牛根本是一個血性的表達,證明想對抗專制,是拿生命為賭注的事,結果亦一定是輸的;第三是演員跳舞,我認為他們的舞蹈和音樂的節奏十分快速,暗示每一個人有複雜的思想,各自抱著空空如也的夢想,朝向不存在的世界進發。

我認為整個故事的表達完全反映出人生的限制。每個社會、每個國家、每個家庭或每個人也有各自的專制,這種專制不是跟西班牙的一樣,而是形象透明的,它的力量是我們意想不到。宏觀來說,我們每日的生活也面對著生死,想活得快樂,即想起快樂只是一種感情,沒有甚麼可帶入棺材的。這就是我們自己的限制,是不能打破的。我期望著每個人也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人類的力量雖然有限,可是世界沒有任何一件事是沒可能的。藉著看《白屋》,讓我們把事物看遠一些,做事也認真一些,只要有目標便可。

導師回應︰
整篇結構完整而獨特,而且評論範圍既廣且準確,看得很透徹,是本班中最優秀的作品。
(甄拔濤——戲劇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戲劇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白屋》——一齣諷刺之作(標題由編者所加寫)
評進劇場《白屋》(學生專場)
陳經華(聖公會基孝中學)

近日筆者透過學校去香港大會堂觀看了一齣由「進劇場」所製作的舞蹈劇場《白屋》,它是改編自西班牙劇作家洛爾卡的永恆作品《白納德之屋》。既然是現場表演的作品,固然有其不足之處,但在整體上來說,亦算是一齣佳作。既然說得上是佳作,當然有其原因。

這劇場是講述在西班牙內戰前,隨著白納德第二任丈夫離世,白納德強迫女兒們守孝八年,期間足不出戶,又安排長女嫁給全城最瀟灑的斐貝。千算萬算,原來幼女愛德拉早已愛上斐貝,儘管愛德拉與斐貝兩情相悅,最終還是要面對真相被揭曉所帶來的悲劇。

在劇場開始時,便已感受到一種悲劇即將到來的感覺,那一幕是一名少女在彈奏古箏時,突然受到野獸的襲擊,使她無法繼續彈奏。這一幕可說是整套劇場的預示,同時也是為觀眾率先帶來心理效果,這一點是我非常欣賞的。

與原作不同的當然不只是劇場開頭,在整套劇場中的幾幕,過場效果可謂是極致,雖有少許的失誤,但亦充份達到過場的基本作用,與此同時亦為觀眾的心理製造懸念,使觀眾可猜測下一幕的劇情及氣氛。

話雖如此,一齣佳作的必備條件少不了其與社會的關係。在家庭和教育方面,白納德對女兒的束縛猶如現今的「直升機家長」對子女的一連串控制,完美地諷刺現今家長對子女制定時間的醜態。在社會政治層面,亦感受到現今香港的民主、自由被壓抑的無奈及憤怒之感,對觀眾的心理及情緒造成影響。

若然原作是永恆作品,那麼此作便是諷刺之作,稱此為佳作也絕不過份吧!

導師回應︰
結構清晰完整,亦有何謂好作品的視野,文筆暢順,能恰當表達論者想法。
(甄拔濤——戲劇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戲劇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從白屋到西班牙(標題由編者所加寫)
評進劇場《白屋》(學生專場)
黎子康(聖公會基孝中學)

《白納德之屋》為洛爾卡最後一部作品,是次舞蹈劇場由導演陳麗珠以及紀文舜所改編。「進劇場」將這個西班牙小村莊的愛情故事發揮得淋漓盡致。

為何我會說《白屋》發揮得淋漓盡致?筆者進場觀看劇場時,舞台上一股凝重的氣息隨著每位演員的專業飄過來,相信每位的演員抱著絕對認真的態度表演。縱然演員與觀眾隔著「無形的牆」,至少筆者還可非專業地感受到陳麗珠導演她對劇場態度如此一絲不苟。

當然上文只是片面之詞,根本對劇場的演出毫不相連,倒不如先簡述故事。故事講述於西班牙的小村莊裏,有一個家庭剛受喪親之苦,五個女兒的母親,對她們施行禁錮,要求守孝。本劇中最英俊的男子,同時受到大女兒與最小的女兒的愛慕。當中的衝突以及矛盾,就是劇場表達的最基本情感。

白屋是一間密閉的房子,密不通風,裏面的七個人,擁有三種不同的語言。這當然並非隨便找演員,而是希望通過不同語言的溝通,突顯她們之間的隔膜。白屋這間房屋,筆者認為是當時西班牙的縮影。當年西班牙的處境與白屋非常相似,可以證明到陳麗珠導演會發揮到《白納德之屋》的思想。

劇中最年輕的女兒嘗試衝破由她家人築成的鏈,她的表情充份反映她的絕望,背後反映的思想,與當時的封建思想乃是互相配合。女性無法突破到當中的枷鎖,直到結尾母親堅持她的女兒還是處女,更能突顯當中的思想。

劇場的燈光、背景我認為無需多評,因為一個劇場必會擁有其獨特的處理手法。綜合而言,這是水準之作。

導師回應︰
從你的評論,看到你對空間的掌握不錯,而且你能運用課堂所學的戲劇知識,証明學有用心。
(甄拔濤——戲劇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音樂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評非凡美樂歌劇《藝術家的生涯》(欣賞場次為3.4.2014 3:00pm)
林佩詩(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黃楚標中學)

我在葵青劇院演藝廳看了《藝術家的生涯》的歌劇演出。劇中主要表演者有魯道夫、咪咪、慕瑟塔及馬切洛,另外還有指揮黃念郇及導演盧景文。

歌劇的故事是魯道夫和咪咪相愛在一起,而慕瑟塔和馬切洛是曾經的情侶,經過夢梅飯店的相遇再一起。經過吵架,兩對情侶分手了,各散東西。最後咪咪病重死亡而慕瑟塔和馬切洛再次一起。一個關係複雜,多重波折的愛情故事。

我最難忘的演出者是慕瑟塔,因為她的歌聲很美,高音較咪咪唱得漂亮。而且從她的歌聲能體會到她的心情,就例如在夢梅飯店時,她看見馬切洛時那興奮的心情透過音樂表達了出來。雖然在第二幕最後的時候好像不夠氣,但整體歌聲令我非常深刻。還有她的表情豐富,充分表演了角色的風騷、任性。她的表情與歌聲混合一起,使我印象最深,最喜愛。

在劇中夢梅飯店這一幕令我印象最難忘。首先是佈景色彩繽紛,的確有夢幻的感覺。另外當時他們的服裝很華麗,配上背景板,令人眼花繚亂。但主要原因是因為當時每一位表演者也非常投入,十分交戲。令我當時都不知道看那一個表演者。當時的視覺效果十分充足,舞台上的一切都十分吸引觀眾。所以夢梅飯店令我最為難忘。加上舞台當時站滿了表演者,變得很豐富,令我很喜愛。

看完這個演出後,我感受到表演者很享受台上的表演,整體上對這個歌劇都十分滿意。我也很喜愛這一次的歌劇欣賞活動。

導師回應︰
文章扼要交代演出情形之餘,捕捉了歌劇中的生動與活潑,同學嘗試簡評當中的音樂演出,建議可深入探討,令文章更具說服力。
(胡銘堯——音樂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音樂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評非凡美樂歌劇《藝術家的生涯》(欣賞場次為3.4.2014 3:00pm)
鄭卓文(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黃楚標中學)

我看了《藝術家的生涯》的歌劇表現。在葵青劇院演藝廳中演出,時間為四月三日二零一四,下午三時開始。主要演出人員包括:「Mi Mi」——譚樂軒,魯道夫——陳永,慕瑟塔——余佩詩,馬徹諾——錢深銘。

歌劇的故事是講述一個在巴黎的貧窮詩人(魯道夫)及畫家(馬徹諾)的浪漫淒美的愛情故事,魯道夫遇上他的鄰居Mi Mi,並在魯道夫的房間中尋找不見了的鑰匙,其後產生了愛情,馬徹諾卻在某餐廳中遇見他的前度,並重燃舊情!最後Mi Mi因病而離開了人世。

在本歌劇中,一些不太重要的情節以旁白的形式帶過,只留下重要部分演出。我不太喜歡這種形式,因為這種表達方法使一些也頗精采的音樂可能也因情節關係而被取消。

在本歌劇中,我認為「非凡美樂室樂團」的表演使我十分難忘。在歌劇中,樂團多數為背景音樂演奏,要與唱歌者完美配合,一定需花大量時間排練,他們的努力使我十分欣賞。而且在是次表演中,小提琴的音色在一些關鍵場景往往能帶動人的心弦,使感情色彩更濃厚,而是次樂團只有二人拉琴,少部分人參與演奏,出錯機會便愈大,但在表演中沒有半點的差誤,因此我對此樂團的印象感到十分難忘。

整體來說,是次表演已十分不錯。

導師回應︰
文章小心地描述樂團的演出,實在可喜,亦見同學評論因旁白而令原本歌劇的損失。雖然同學未能準確指出損失的是什麼,但文章卻可見同學的思考與對歌劇的認識。
(胡銘堯——音樂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粵劇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評粵劇《牡丹亭驚夢》
劉珮然(長洲官立中學)

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牡丹亭驚夢》粵劇演出,這齣由湯顯祖創作的著名傳奇戲劇經「度身訂做」的編排後由一代前輩小生花旦新劍郎和鄧美玲重現幕前,面對一群稚氣瀰漫的高中生,製作過程以及台前演出絕無遜色之處,我們歎為觀止!

劇本破舊立新,簡約而精
根據演員的分享,傳統《牡丹亭驚夢》的演出約需歷時四小時,為了適應一眾初出茅蘆的觀眾,編劇以及一群演員合力商討和配合地把劇本化繁為簡,過程毫不簡單,既要保留完整劇情,又要保留絲絲幽默感,讓觀眾們不用瞌睡!

觀眾演員有交流
對我而言,粵劇給我一種錯誤觀念,為何電影的出現不會迫使粵劇沒落?我一直深信是由於爺爺奶奶他們那一輩總懷念舊事物吧!經過自己的親身體驗,我明白自己錯誤的觀念,那種活生生呈現在眼眸裡的動感;現場聲音的膨湃震撼;還有丑角對著現場觀眾的提問引起全場的哄堂大笑,這份舞台上真摯的交流我在電影院內未曾體會得宜,這群著名的「大老倌」就帶給我這種鮮明而新穎的印象了。

舞台效果配合得宜
位於上環文娛中心的舞台是新式舞台,有別於傳統搭建的戲棚,新式舞台配合先進的舞台技術,不但令觀眾更為舒適,更換場次的時間亦更有效率,此外,運用先進科技調節舞台光亮度、彩度,甚至聲效管理等,都是構成這套戲不可或缺的要素。

幕後製作精緻用心
承蒙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鼎力支持,一眾幕後製作功臣也花了不少心機。宣傳事務不遺餘力,透過不少粵劇工作坊及講座示範粵劇行當、唸白等,又生動地演繹了《牡丹亭驚夢》之〈幽媾〉,實在不能不讚!為配合高中生的經濟能力,票價亦十分得宜,觀劇的「初級入門者」的確不容錯過。除此之外,場刊亦經過精心的設計,有別於傳統只介紹劇情和角色的,還介紹了部份唱詞唸白以及《牡丹亭驚夢》的獨特之處。

大老倌新劍郎聲線雄厚
十分慶幸欣賞到一場由新劍郎飾演柳夢梅的《牡丹亭驚夢》,全曲大部份唱腔都以「梆簧」為主,這種演繹方法屬於板腔體,並沒有固定的旋律,演員是根據「依字行腔」的原則作演唱。新劍郎在舞台上打滾多年,唱腔有獨特的風格,他的聲線雄壯,更是突顯少年風骨峭峻的一面。更值一提的是〈幽媾〉的【中板下句】,十分引人入勝,實在不容錯失。

樂隊氣勢無邊
粵劇之樂隊,是指棚面,多採用高胡、二胡、二弦等樂器,音樂是整個劇中不可或缺的部份,筆者也是個胡琴愛好之人,平時演奏的小調跟粵劇台上的氣派毫不相同,大概是場景跟其他聲樂的配合問題吧!《牡丹亭驚夢》曲調耳熟能詳,家傳戶曉的聲樂深入民心,其次是大鑼大鼓的震撼感,節奏分明,這些都是配合演員的腳步、動作等,擁有良好的樂隊是製作一齣好劇的不二法門。

《牡丹亭驚夢》的粵劇欣賞的確是一次難忘的學習經歷,一眾同學們共同觀賞這種傳統文化確有另一番風味,主角杜麗娘的妝容以及演技十分精湛,另外一眾幕後人員的用心亦是我們衷心稱讚的,我們欣賞到的是高質素的劇,是一次寶貴的經驗。

導師回應︰
文章有層次,能從各個方面析論及評論一個演出,歷史性史實資料剪裁及處理得宜,文中亦有評劇者個人體會,是一篇頗規範的藝評文章!
(王侯偉——粵劇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粵劇藝評寫作坊學生文章

評粵劇《牡丹亭驚夢》
黎碧希(長洲官立中學)

牡丹,在古時被曰為「富貴花」。在宋代,周敦頤的《愛蓮說》中也有一句:「牡丹,花之富貴者也。」故此,牡丹是雍容華貴與之繁華昌盛的象徵,古代的大戶人家故也特愛牡丹。《牡丹亭驚夢》,不但是這個愛情故事的名字,更是藉牡丹引申出一個大戶人家,尚未出閣女子因一個奇夢而開始的故事。

《牡丹亭驚夢》──本事
杜麗娘,南安太守杜寶之女,美而慧,見書生持柳枝而來二人歡好於湖山石畔;後麗娘為此落而驚醒,復得病,手畫春容,憔悴而亡。麗娘死後,癡魂苦等三年,於梅花觀再遇書生,生柳夢梅,乃夢中之人也。柳生掘墳破棺,麗娘得以重生,雙宿於杭州。後柳生得狀元,杜父冥頑,拒不認婿,幸得帝生調解,一家始得團圓。

寫實的舞台配置
劇中的第一場場景的背景,是配合著女主角麗娘和丫環春香在花園內遊賞。在背景板上,沒有過份美化的畫面,板上帶著少許樹影和山的風景,確實是平常在花園能夠看見的東西,但也不顯寒酸虛假,是當之無愧可稱為的寫實。另外,最為令我印象深刻的背景卻是柳夢梅借宿在梅花觀時,背後的觀音像。觀音像的背景色為暗黃色,使整個氣氛更添神祕氛圍,而且觀音所佔的範圍頗大,顯得它更有威懾凡人之感。

除此之外,在道具方面,在首場的鞦韆,我認為是稍為畫蛇添足的,這是本劇的舞台配置的唯一不足之處。當女主角走到鞦韆前,卻沒有上去,觀眾們,不僅我,也感到甚為有一種「出戲」之感。 男女主角的表現不俗
女角鄧美玲早過了杜麗娘般如花一樣的年齡,男角新劍郎也不例外。他們扮演著與自己的年齡毫不相乎的角色,也不顯吃力之感,給人一種游刃有餘的印象。他們在初相見時,女角的神情容貌都能充分表達古時女子那斂守矜持的姿態。因此,她在後來卸了妝示人時,令不少人驚倒了一把。除了男女生,飾演陳最良的配角的表現也十分驚喜,他說話的速度快配合一些比較有趣的台詞,可謂雙劍合璧,逗得觀眾們發笑。

劇情絲絲入扣
此次的《牡丹亭驚夢》,把戲濃縮至五場,但仍能把劇情完整地傳遞予觀眾。對我而言,我最為喜愛的一場是杜麗娘和柳夢梅重逢時的場景。麗娘為男主角憔悴而盡,等了三年,我能想像在這三年,她的徬徨與寂寞,我不禁想像若果她再遇柳夢梅,但他卻對麗娘毫無印象,那麗娘豈不是像蘇軾《江城子》裏提到的「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幸而,柳郎不負相思意,使他們能夠結髮為夫妻,不至此情可待成追憶之局面。

導師回應︰
文評結構完整,能首尾呼應,文詞有深度,可見到筆者的文化素養,是一篇有情感、有體會、有文藻可言的劇評。佳!若能為文章加上合適的題目則更能收點睛之效!
(王侯偉——粵劇藝評寫作坊導師)

頁首

2013/14「高中生藝評啟導計劃」藝評寫作工作坊之學生作品現已同時上載於:

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頁:

www.iatc.com.hk 或請到 www.facebook.com/iatchongkong

本計劃內容不反映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