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3 高中生艺评启导计划

舞蹈艺评写作坊学生文章

评《畸人说梦》(学生专场)
陈晓怡 (沙田培英中学)

《畸人说梦》是一个精彩,引发哲理思考的一个舞蹈剧场。观赏这个剧场之前,我大多接触纯舞蹈或较为有名的舞蹈(如《天鹅湖》),而这次的舞蹈表演加入了戏剧元素,与过往我所看过的有异,这令我感到场口间的连接更紧凑和更有趣味。在观赏之前,我搜寻了《畸人说梦》的资料,得悉编舞家黎海宁引用了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审判》和他的人生,希望藉舞蹈表达现代城市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和孤独感。这令我猜测着编舞家会以怎么的故事给观众带出这个感觉,因此我很期待这次的舞蹈剧场。

在舞蹈刚开始的时候,舞台的设计已经把我吸引着,一幅巨大的门墙斜斜的吊在舞台的上方,它既配合了这次舞蹈剧场的“畸”,也令观众感受到压迫感,就如感受到角色承受的压抑。另外,除了舞台设计,每段舞蹈的灯光设计和音乐也与场景配合,令观众更能感受到故事中的感情变化。

舞蹈开始时,剧场上的灯光微弱,没有半点声音下一群穿着黑色西装和戴着圆顶礼帽的舞者们站在舞台中央,他们背对着观众。然后,逐渐地听到舞者发出声音,先是咳嗽的声音,再变成了呕吐声和冷笑声,最后以尖叫声来带出躺着的,穿上薄身舞衣,看起来像裸体的舞者。这个剧场的开头很神秘,让观众在暗黑中有很大的幻想空间,亦能把观众的注意力聚焦到舞台的中央。在这一幕中,我能深深的感受到裸体舞者的孤独。被一群窃窃私语的舞者围着,他在中间无方向地爬着和独自承受着旁人的嘲笑,这突出了群体跟个人的对比,也令观众感受到当众孤独的可怕。

在剧场的最后一幕中,也是我较为深刻的部分,这部分为整个剧场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在这一幕中,舞者在悲情的音乐下不断重复的百老汇式的动作与观众告别。他们向前的时候是笑的,退后的时候皱着眉头和收回笑容。这令观众感受到现代人经常微笑面对人群,但独处时便难以掩盖内心的孤独和辛酸。在剧场最后,舞台上只剩下一位舞者,他独自站在中央,连告别的对象也没有。在强烈的灯光照射下,他显得特别孤单和无助,这把观众的感觉深化。

看过这次表演后,我十分欣赏这个舞蹈剧场。无论是舞台设计、音乐还是灯光,各样都配合得很好,感官上的特效有助观众感受舞者的内心世界,在剧场当中更投入。在这个舞蹈剧场中,使我感受到人们之间有一股强大的疏离感。这引发我思考现今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他们之间有阻隔着沟通的屏障,使他们站在人群中很孤独和无助。

导师回应∶
这篇文章令人读得畅快,学生表现了非常出色的个人观察、描述和分析能力。
(丘思咏──舞蹈艺评写作坊导师)

页首

戏剧艺评写作坊学生文章

依附木柱的青苔?
评《都是龙袍惹的祸》(学生专场)
彭珞琳 (蓝田圣保禄中学)

一条柱,可以支撑一片天花,可以作为船的桅杆。一个人作为一条柱,他能支持一个家,一整个国家,一片天下。柱,作为重点和中心,其他东西都能靠着它。不过,若有一万条柱在同一间房子里,其中一条柱如何找到它的人生意义?它会否因要独占房间而去清除其他柱?那算是权力斗争吗?有一条作为中心的柱独自立站在《都是龙袍惹的祸》的舞台上,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

关于慈禧太后、太监和权贵角力的清宫剧,的确有不少。在今次由潘惠森编剧、司徙慧焯执导、由香港话剧团演出的《都是龙袍惹的祸》,剧情最主要围绕慈禧身边红人--安德海,一个非凡太监的故事,当然也包括慈禧与她的“家人”、朝廷上下的政治角力事迹。剧情和人物设定与一般的清宫剧差不多,但从中的表达方式及细节,就会看到编导的精心铺排,感受到其创意,又有深度的特别之处。

编剧潘惠森之所以用太监安德海的一段野史,因为他在旅游时听闻此事,发展安德海一生富戏剧性,而且他说过;“历史有告诉我们安德海之死,但只是交代了时间地点。”所以细节应有很多创作空间。

剧中的主题颇突出,有一些比喻能贯穿全剧,让观众由浅入深地细味其中的意念,令人印象难忘。例如,在开始和剧终,恭亲王奕欣都用英语介绍紫禁地,他说;“Forbidden means cannot do. When you come to China, you should learn things you cannot do and can do.”表面上他只是解释Forbidden的意思,但其实他暗示了当时中国人有很多事也不能做,人民被社会压迫,被繁琐的礼教、规则所限制。

不过,在他们当中,有一些知道能做什么事,以生存下去。他们为了一口饭,有的如慈禧、慈安般入宫,等待皇帝的赏赐,爬上枝头变凤凰;有的如安德海作出重大牺牲,自阉入宫当太监;有的则像安德海的妻子入戏班,以不致饿死。

这一些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事的人,就是在剧中一首经常出现的诗中所说的青苔。青苔靠着自己渺小的力量,去寻找梁、柱、墙作为依靠,让自己处于高位,吸口新鲜空气。他们更可能渐渐地觉得自己是那一条自己依附着的木柱。正如慈禧垂帘听政,独揽大权;安德海权倾朝野,贪污干政。

但是青苔始终只是青苔,总有从柱上掉下来的一刻,像安德海因穿上龙袍而被丁宝桢借机就地正法,“前门接旨,后门斩首”,难逃一死。

其实此剧可能有意为这些如青苔的人物发声。当中最为突出的应该为安德海被丁宝桢审判时,解开衣服向所有人证明他是真太监的一刻,把全剧推至高潮,非常震撼。在一般人的眼中,太监都是那些没有实能,夺权干政的坏蛋,但我们有没有想到他们的难处,他们值得我们欣赏的勇气和坚持生存的意志?当然太监有不对的地方,但若整个朝廷都是贪污受贿的,太监根本没有资格谋朝篡位,他们有什么地方比其他人更错呢?

除此之外,剧中也有令人反思、发笑、回味的地方。其中马小玉(安德海妻) 对丈夫的关心,善解人意,令人感动。她说过她有很多不懂的事,但她懂得吃,懂得甜酸苦辣,即使丈夫是个太监,她任何时候都相信和支持他,至死不渝。这就是一家人。

相反,常常强调“我们是一家人”的皇室成员,人情凉薄。慈禧、慈安、同治、奕欣,他们都是皇族,但身处于充满利益冲突的朝政中,你瞒我瞒,酿成家庭纠纷、政治斗争,那算是一家人吗?

在其他方面,独到的场面设计令人耳目一新。台上有一条具象征性的木柱,柱位于一个离地少许的木板平台中央,平台左右和后面各有由木条垂直间隔着、中间有门框的背景板,左右背景板都能移动,有助营造气氛。最特别是木板平台,它能变为摇板,当演员在板上东奔西走,就会像在海上的船一样。这些布景装置富创意,不像一般的清宫背景。设计容许依演员所在,同时展示两个场景,如平台上为船的甲板,平台下为宫廷,空间灵活运用,让每场戏都流畅地换场。

配合多角度灯光,光从木条背景板发出,有帘的感觉,符合“垂帘听政”;加上蓝光和干冰雾气,营造出清冷、郁静的气氛;还有富中国式、如在粤剧中的音乐、海浪声,添加生气及令场景逼真。说到逼真,其中一幕丁宝桢从台前升上来,动手斩鸡、炒“宫保鸡丁”,那不只是视觉和听觉的享受,还有嗅觉呢!全场充满着豉油的香味,可见制作非常认真。

总括而言,《都是龙袍惹的祸》有专业认真的制作,剧情虽与一般的清宫剧差不多,但从中表达方式及细节,仍可发现新意,演员的演出精彩出色,亦能给观众带来反思。不错!

导师回应∶
对剧中主题分析透彻,文首以“一”字贯穿见作者经营文字的心思,全文涵盖各种剧场元素,一篇出色的剧评!
(甄拔涛──戏剧艺评写作坊导师)

页首

戏剧艺评写作坊学生文章

身披彩衣的鸡
评《都是龙袍惹的祸》(学生专场)
骆思丽 (蓝田圣保禄中学)

《都是龙袍惹的祸》讲述了清末名臣、山东巡抚丁宝桢诛杀慈禧宠宦安德海的故事,剧中人物的身份、立场矛盾重重,挣扎于凋敝的家天下,具有时代意义。

剧中多次提及“鸡”这个意象,含意深远,既符合了丁宝桢与川菜宫保鸡丁的渊源,亦象征了安德海。丁宝桢说过有时候要用牛刀来杀鸡,他彻底鄙视安德海,甚至不屑用杀捻军的刀去杀一个太监。“鸡”在广东俚语的含义负面,即娼妓,娼妓和太监皆卑贱,皆要仰人鼻息;“鸡”亦可指代男子的生殖器官。安德海九岁自阉进宫,他自身的最大矛盾之处正是他今日权倾天下,所有巴结他的人骨子里其实瞧不起他的,这造成了他极端的自负和自卑,不然他为什么三番四次坚持挑衅丁宝桢?他染有鸦片烟瘾,心心念念成为郑和第二,正因郑和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太监。即使他一时冲动,穿上了龙袍,也摆脱不了“家仆”的身分,鸡的羽毛多是明黄色,到底不会飞,变不到龙。

安德海的妻子马小玉出身梨园,也是要千方百计取悦客人,她尝“鸡”如命,谈吐举止透着股俗气,她是典型的大智若愚,出身底层,体味到人生的甜酸苦辣,安德海爱其率真,反映出宫廷生活的虚伪和寂寞。宫中的上位者同样不能幸免于难,同治渴望自由、慈禧后悔入宫、慈安苛且偷安、奕欣机关算尽,统统藉第四堵墙表达。

剧中运用了众多意象和呼应手法,慈禧在开始和结束前,先后两次感慨墙上青苔,这里的意象很玄妙,重复着相同的对白,只是跟随的安德海换成了李连英,反覆呼应,深化戏剧的宿命及悲剧性。华衣锦绣的慈禧看似是好花,实是青苔,依附大清江山,生长于阴暗潮湿处,此处不得不提灯光运用的巧妙,随即慈禧的步伐渐斜渐暗,拉长了她的影子,她苦苦向上爬,原来终究困在紫禁城的城墙,个人与国家命运相结合,将母性舍却身后,愈拖愈长。慈禧于剧末时更换了素色的后袍,却还是痴在了Forbidden City的城墙,动弹不得。

城墙之上,同治使用望远镜眺望“民间疾苦”的一幕,四位皇室成员齐集,各怀鬼胎,同治一句“皇叔,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多乞丐”揭晓了谜底,这黑色幽默是对爱新觉罗氏的莫大嘲讽,亦幽了观众一默,若人为金钱不惜一切,又何异于乞丐?一生劳碌一场空。同治和奕欣错漏百出的英语,体现了清末西学流传的背景,惜朝廷画虎不成反类犬,坚持的“霹雳啪喱”身份,换一场轰烈炮火。

另外的三堵墙布置简单,剑走偏锋的做法确实创新,但场景转换不免模糊不清,幸有灯光、烟雾和鼓声帮助交代。

本剧的粗口对白和装成裸露的化妆具争议性,而编剧和导演为之解说,是为了表现人物心境和戏剧的矛盾,演员的专业使人敬佩,但反令观众“出戏”,引起部分女性观众反感,删之亦不会影响剧作主题的传递。不得不提,剧中多次借“鼓声”推高紧张气氛,例如同治背书、丁宝桢审判安德海及慈禧坚持救小安子等情节,却有堆砌的感觉,结果过多的重复,流于拖曳。

总括而言,本剧暇不掩瑜,人物刻划立体,叙事清晰,道具、服饰细致,值得一看。

导师回应∶
捉紧剧中意象,分析细致,文笔灵巧精准,文末提出的批评见剧评人应有的勇气。已达专业水准的剧评!
(甄拔涛──戏剧艺评写作坊导师)

页首

戏剧艺评写作坊学生文章

荒诞残酷的跨代政治—评《都是龙袍惹的祸》(学生专场)
简颂恩(德望学校)

安德海,一名显赫一时的晚清宦官,恃慈禧太后的宠信而张扬跋扈,招权纳贿,目无法纪。正当他爬上人生之巅、权倾朝野之时,却因一次奉慈禧之命出京采办龙袍、乘船沿大运河南下之际,被山东巡抚丁宝桢以祖训“宦竖私出,非制。且大臣未闻有命,必诈无疑”为由而被斩首。然而,这出《都是龙袍惹的祸》却告诉我们:安德海的死并非纯粹因为采办龙袍所致,反之,他是死于政治,死于人生里小小的一步错着。

《都是龙袍惹的祸》为香港话剧团在3月16至31日假香港艺术中心寿臣剧院制作,本港编剧潘惠森和导演司徒慧焯合作的清宫戏剧。此剧的故事正讲述安德海出京办货而被丁宝桢所擒的经过,从中娓娓道来一代风云人物安德海、慈禧、同治、慈安、恭亲王与丁宝桢扑朔迷离的关系,诉说出他们各人之间、以致个人内心的角力与矛盾,如慈禧、慈安和恭亲王三人虽是亲人、并合力支撑朝政,暗地里却互相猜忌、互相制衡;又如安德海自己,虽然为自己握在掌中的功名利禄而骄傲,却也因自己身体上的缺憾、因自己身为太监而失去的男人的尊严而自卑。

通过剧中的各种冲突和人物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潘惠森勾勒出政治的残酷,仿佛一张绵密的大网,把无数个有意、甚至无意委身其中的人牢牢缠住,然后一点一点地把他们慢慢缢死,正如主角安德海因自己的主子慈禧与慈安、恭亲王、同治之间的角力,而被无辜处死,成了政治下的牺牲品;即便留住性命,他们的身躯、以至人格也已经在政治的逼迫下扭曲残损了,如那自阉入宫的安德海,亦如那苦苦爬上枝头的慈禧,那在朝廷中饱经风霜暗涌而丧失了母性的温柔、人性的纯真的女性。就在这政治的巨大旋涡里,每一个人都须为生存、为自己所追求的事物作出人生的抉择,稍一差错,一生功业骤成灰烬,安德海为炫耀而“招摇煽惑,声势赫然”地南下办货、结果让人趁机铲除自己一事,便是个好写照。

然而,潘惠森笔下的荒诞政治又岂会只局限于遥远的清宫往事中呢?一如潘惠森于演后座谈会中所道:“当年的宫廷纠纷一直都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即使来到现代,这种政治亦未曾改变。”透过历史的借鉴,此剧细细剖白出现今社会里的千丝万缕、怨恨纠缠,使我们惊觉当代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原来仍旧牵扯着社会中的每一个人,甚至连小小的办公室里,政治的大网也从不放过,让观众不得不重新审视“政治”这个议题,实在叫人沉吟、反思。

可是,若然没有精湛的演绎,再好的剧本也无法扣人心弦,此剧正正凭着细致的舞台效果与传神的演技带出剧本的精髓。

此剧的舞台相当简约,舞台上仅添一个略小的、可摇摆的四方高台,台中耸立着一根木柱,而舞台的周边则是三面直排着长方木板的镂空、可移动墙壁。就这样,多个不同的场景就已经塑造出来了,如在第一幕的开首,高台上的空间代表紫禁城内、而高台下则代表城外,后来,高台上亦代表安德海南下乘坐的太平船的甲板上、台下则是恭亲王与丁宝桢密谋擒拿安德海的地方。另一方面,在第一幕中段,舞台前又再添一个舞台:它自下缓缓上升,直至被纳入观众的视线,台上立着恭亲王与丁宝桢两人,以及一桌屠鸡的木案,此同样象征恭亲王与丁宝桢计划铲除安德海的场景。透过空间的灵活运用、以及各个角色于舞台上的位置安排,此剧就能流畅地交代场景的转换,同时亦能吸引观众的注意,甚至能够同一时间呈现两个截然不同的空间,形成对照的效果,譬如于第二幕中,正当小安子在高台上(甲板上)因远离自己的主子而感到无所依附、发出忐忑不安的悲鸣时,慈禧亦同时在台下(紫禁城的花园内)徘徊,环视寻觅,落寞嗟叹:“少了一个人,为何宫里就如此空荡?” - 这不但表现出他们对彼此的思念,描绘出两人互依互怜、心有灵犀的关系,更暗示了两人同样在政治的风波里孤立无援的处境,既无永远的依靠,亦无可以彻底信赖的盟友,只可孑然一身踩上钢丝。从此可见,舞台的巧妙运用亦有助表现人物形象与关系,推动情节发展。

除了空间,舞台上的设备、舞台本身的功能、以至演员的动作亦带出浓厚的象征意义。正如台上那根看似平平无奇的柱子:于第二幕开端,当小安子在船上为自己摆设的庆生宴散席后,自己就在夜阑人静之时赫然醉醒,因而想起自己如今与主子慈禧相隔甚远,随即马上攀上木柱,仰首悲戚地高呼着,此除了令演员的声线显得更高昂,突出小安子对主子强烈的呼告,更表达了安德海“高处不胜寒”、孤苦无依,且岌岌可危的状况,俨然那兀自伫立甲板上的高樯,只能独自面对临在眼前的惊涛骇浪。

另一方面,对于舞台本身的功能,亦不得不提及高台的摇摆功能:于第二幕里,当慈安、恭亲王以及同治谈及治小安子的罪时,他们脚下原本牢固平稳的高台忽地如翘翘板一般上下摆动起来,以致他们脚步踉跄,在台上慌乱地扑来扑去,但求站稳双脚,这除了烘托出紧凑的气氛、营造张力,更象征了政局上的动荡、人心的飘摇,而台上角色的举动则代表着无数被政治牵连其中的人,为了讨个安稳而惊惶、而苦苦寻觅着一个“可扎根”的阵营、立场。

然而,最能把象征天衣无缝地糅合于舞台与演技中的,莫过于剧末安德海被斩首一幕:当时,原本并列舞台两旁的墙被斜斜岔开移向观众,正面面对观众的那面墙的两个门口处分别站着慈禧与慈安,而两旁的墙的门口亦分别站着恭亲王与同治,四人背后同样吊下一匹金色的长布,象征他们皇族的身份。这个时候,舞台上弥漫着薄薄的烟雾,暗示四人的凝视其实是一个虚景,而且亦使整个“刑场”显得朦胧,反而衬托出那份淡淡的悲凉、哀悼。舞台中央是丁宝桢,他伸出一手,掌心朝下,代表按着人头的姿势,另一只手则高举起来,仿佛一把刀刃,先慢慢挥下来、对一对“无形脖子”的位置,再猛地一劈,此动作其实与丁宝桢宰鸡的举止如出一辙,可见安德海生前尽管显赫威风,到头来,他的死法不过如一只低贱的家禽,这就是政治,它能把你一下子捧上天,亦能一下子摔你到地上去,从中的讽刺是何等刻骨铭心呀!而站在四周的那四人呢?在斩首的一瞬,他们有的掩脸、有的低头、有的执着手绢面露惧色,但他们都站在不同的位置,看着他们就是埋身政治里的人,他们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立场而作出决定,甚至不惜联手把无辜推入泥沼,但这一切,都是真真实实的政治。

恭亲王首尾均说∶“This is forbidden city. Forbidden, means cannot do.”,尽管紫禁城里的往事故人早已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中,但个中步步为营的恐惧、无依无靠的寂寞、前路茫茫的彷徨,一直都渗透于古今中外的政治里,只不过,那高高的绛红城垣都隐身于空气中,匿藏在人心底。

导师回应∶
笔者对情节、人物关系、舞台调度与设计、气氛营造等作出细致描绘,文笔细腻流畅,与剧中主题相互呼应之笔法,铺陈有序,不但让读者犹如置身剧场之中亦能体味个中含意与反思。
(张洁盈——戏剧艺评写作坊导师)

页首

2012/13“高中生艺评启导计划”艺评写作工作坊之学生作品现已同时上载于:

国际演艺评论家协会(香港分会)网页:

www.iatc.com.hk 或请到 www.facebook.com/iatchongkong

本计划内容不反映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