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A A A Facebook Twitter Email to friends

蘇格蘭國家劇院與皇家莎士比亞劇團《馬克白後傳》

場地 日期 & 時間 票價
葵青劇院演藝廳
地圖
02.05.2014(星期五)-04.05.2014(星期日)
03.05.2014(星期六)-04.05.2014(星期日)
19:45
14:30
$480, $380, $280, $200

英語演出,附中文字幕

莎士比亞著名悲劇《馬克白》的續集

「充滿智慧機鋒,發人深省。」-《衛報》

「……以資產階級的情調重新詮釋歷史,富機智又饒有趣味,但交織著絲絲陰森和絕美的詩意,令人心悸……」-《蘇格蘭人報》

「要是你想看場面震撼、令人深思、充滿人性的戲劇,這齣劇便不容錯過。」-《英國泰晤士報》

「對白緊湊,動人心魄……大衛•格雷格的寫作從頭到尾都逗趣又尖銳……節奏巧妙,劇力萬鈞。」 -《愛丁堡晚報》

「題材豐富耐嚼,演出精彩,是大膽率直的迫人之作。」-《英國戲劇指南》

「正合時宜、拿捏到位的演出,能在舞台燈光熄滅後仍予人無限的想像空間。」-《蘇格蘭人報》



在《馬克白後傳》中,蘇格蘭女演員絲奧班•雷德蒙入木三分的演繹,塑造出有血有肉、魅力四射的馬克白夫人,難怪達雷爾•迪施華飾演的英格蘭大將西華德被一步一步地吸引至不能自拔。

大衛•格雷格的出色劇本,描繪一個人在戰亂國家欲恢復和平的願景。


* 本節目含有少量不雅用語及暴力場面

* 適合十二歲或以上觀眾欣賞

* 部分$200座位視線受阻

 

蘇格蘭國家劇院與皇家莎士比亞劇團《馬克白後傳》宣傳片

故事大綱

第一幕:春

在夜色掩護下,一隊英格蘭大軍橫掃蘇格蘭,最後抵達鄧斯納恩城堡。一場激戰後,英格蘭軍殺掉馬克白,奪得大權。

但英格蘭的大將西華德發現馬克白夫人(即蘇格蘭女王格洛赫)已死的傳聞是假的 ── 她沒死。

西華德決定在蘇格蘭扶立新王馬爾康,但只要蘇格蘭女王不死,族領都不會接受馬爾康為王。西華德的蘇格蘭盟友麥德夫建議殺死女王,以絕後患,但西華德是個有原則的人,斷然拒絕了。

 

第二幕:夏

西華德著手為戰後的蘇格蘭重建和平,推舉馬爾康為新王,但卻遇上當地人狙擊,他手下的英格蘭部隊缺乏作戰經驗,頻遭暗算,軍心不安,厭戰情緒蔓延。他在孤立無告的心境下,被女王的魅力吸引,兩人互生情愫。

馬爾康召開議會,西華德趁機先發制人,提議女王和馬爾康結婚,以聯姻換取長遠的安定和平。馬爾康和格洛赫都同意,婚禮籌備工作亦立即進行。但是,在新婚之夜,城堡卻被女王的支持者攻入,格洛赫獲救離開,西華德手下將士則多人被殺。

 

第三幕:秋

西華德發現女王的兒子還活著,這代表蘇格蘭王位承繼有人,遂大舉搜捕兩人,馬爾康雖力阻並表示反對,西華德一意孤行。

多場腥風血雨過後,女王的兒子盧拉赫被西華德的手下找到並被殺。西華德以為已斷絕後患,但馬爾康不同意。 

 

第四幕:冬

西華德背著盧拉赫的屍體,翻山越嶺,走遍冰雪中的蘇格蘭,一心一意要找到女王,把她兒子的遺體交給她。當他終於見到了格洛赫時,她手裡抱著一個嬰兒,聲稱是她死去兒子的孩子。她拒絕接受西華德的議和請求,並說她會立懷中嬰兒為蘇格蘭王……

延伸閱讀一

獨裁者倒台之後:格洛赫的故事
文:潔姬・麥格洛恩

 

在其作品《論崇高與美麗概念起源的哲學探究》(一七五七年)中,英國下議院議員兼哲學家埃德蒙・伯克評論說:「我們喜歡觀賞暴力的話劇,就像人們觀看絞刑一樣,並非因為暴力使人變得更好,而是因為暴力引起人們的興趣,只要是發生在他人身上便不礙事。」

莎士比亞的劇作中,除了《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之外,沒有比《馬克白》更血腥的了。《馬克白後傳》的作者大衛・格雷格表示:「可是,《馬克白》仍是我樂於每星期都觀看的話劇。」《馬克白》描述凱爾特戰士及其後登位為王的馬克白和他那「魔鬼似的」王后的生死傳奇,《馬克白後傳》是該劇的精彩續集。

格雷格在鄧迪劇場觀看《馬克白》後,即萌生了撰寫《馬克白後傳》的念頭。他坦言:「我真的喜歡這話劇。我喜歡它的敘事,愛看不同演員的演繹。我也很欣賞它給予演員探索這兩個原型人物(特別是馬克白夫人)的空間。」他曾在英國一口氣觀賞五至六個《馬克白》的不同製作,總希望話劇延續下去,渴望觀看第二集。「我總是這樣想:『獨裁者倒台之後,後事如何?』」

《馬克白後傳》是格雷格對這問題的回應。他解釋:「假如《馬克白》是獨裁者倒台的故事,那麼當中便有羅馬尼亞獨裁者壽西斯古或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一類人物的影子;而真正有趣的問題是,後事如何。」他又說,薩達姆・侯賽因的伊拉克政權倒台後,他開始寫作《馬克白後傳》。在現實世界中,有許多實在的暴力事件,伊拉克如是,阿富汗也如是。可悲的是,中東連年不斷的動亂與殺戮,使永恆的《馬克白後傳》在今天更具現實意義。正如格雷格所說:「我們身邊的內戰總揮之不去。」

假如說《馬克白》是「蘇格蘭經典話劇」,那麼《馬克白後傳》便是關於另一方的英格蘭的話劇,述說英格蘭部隊在充滿敵意的異國掙扎求存的故事,就如現今我們的「維和」部隊在遠方的經歷一樣。格雷格的話劇開場時,馬克白已死,王后並無自殺;她活生生的,而且肯定沒有去除自己的女性特質。我們看到一個冷若冰霜的王族女子,以複雜的手段,瓦解宗派的團結,把由貴族西華德(諾森比亞伯爵)帶領的佔領軍玩弄於指掌中。

格雷格表示:「我相信就是這方面,讓我們聯想到敘利亞的局勢。我有興趣探究的是,出於好意的努力,往往帶來血腥的後果。在《馬克白後傳》中,西華德的原意不是要造成傷害,他相信自己所做的是對的。我其實很喜歡西華德,他是坐言起行的人,遇到混亂的形勢,最終身陷困境,甚至造成更多暴力。可悲的是,戰爭中一人的衰亡,也是千萬人的衰亡。」

他又說:「話劇是說故事,也是一種推測。詭秘的是,我開始寫這劇本的時候,不知道這種做好事的渴望,竟然越來越有現實意義。看到敘利亞和許多其他國家的情況,我們會說:『我們得做點什麼。』這種『做事』的渴望,既引人又危險。」

「既引人又危險」,當然也是對馬克白夫人極其貼切的形容。她是王位背後的邪惡力量。但有一點頗堪玩味。格雷格曾改編羅爾德・達爾的《查理與巧克力工廠》,該劇現正在倫敦西區上演,極受歡迎,座無虛設。我對格雷格說,從那甜蜜的黑暗世界,走到《馬克白後傳》的黑色話劇場景,是何等超現實!格雷格這樣回應:「說來有趣,威利・旺卡這古怪的糖果製造商和特立獨行的遁世隱士,其實是很有莎士比亞特色的人物。他是偉大的人物,而這對我來說很有吸引力。我實在喜歡處理帶有神話色彩的、諱莫如深的人物,不論是威利・旺卡還是馬克白夫人。要更深入地探索他們,那種吸引力是相同的。」

這肯定是有人首次把馬克白夫人與威利・旺卡相提並論。那麼,這女子究竟是誰?這位嫁了一個殺出登基之路的君主,而又在殘酷的時代中改朝換代,為蘇格蘭帶來和平的女子是誰?

學者、歷史學家兼播音人菲奧娜・沃森相信,馬克白夫婦被妖魔化,我們不能完全怪罪於莎士比亞。在英格蘭人把馬克白的悲劇興亡史搬上舞台之前,蘇格蘭的虛構故事者(最早掌握編故事的魔法的人)早已把馬克白身後的名聲玷污,塗上斑斑血跡。

在編寫過程嚴謹的「宗派」傳記《馬克白正傳》* 中,沃森指出,莎士比亞舞台上的馬克白,一點不像一○四○至一○五七、五八年間在位的君王馬克白。「歷史對馬克白及王后十分不公平,不過莎士比亞只是重複蘇格蘭人自己的評價,並略加潤飾而已。」

馬克白夫人是格洛赫,是馬爾康一世的第三代曾孫女,馬克白殺害了她的首任丈夫後迎娶她。她的前夫是莫里的吉拉康蓋恩,是馬克白的表兄;二人有一子盧拉克。她的悍婦形象,是不是謊言?為什麼她看來比馬克白還要窮兇極惡?更令人不安的是,在莎翁筆下的所有人物中,馬克白夫婦為什麼看來最「現代」?

第三次飾演魅力無窮、蓄火紅頭髮的馬克白夫人的女演員絲奧班・雷德蒙說:「我喜歡格洛赫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她的話不多。」她越來越覺得格洛赫很有現代氣息。「她藏著很多秘密,是個奇人。她從沒有多餘的話,這很令人欽佩。不過,這並不表示她沒有說真話。我想她總是說真話,但不是經常把整個真相說出。她很冷靜,說話前總是先想清楚,這特點很值得羨慕。」

沃森歎道:「啊,中古時代女性的沉默特質!」沃森的研究相當深入認真,有啟發性,格雷格從中得益匪淺。他同意沃森的看法,認為歷史對馬克白夫人錯誤不公的評價,也許更甚於馬克白。我們對馬克白的十七年統治所知甚少,沃森堅決要填補這巨大的空白,孜孜不倦地遍閱各種歷史著述和資料,當中都沒有提及格洛赫,這一點格外惹人注意。

不過,沃森提醒我們,不要因為歷史沒有記載,便以為格洛赫個性柔弱順從。她指出,文獻上對格洛赫公開生活的唯一一項記載,性質相當獨特。在贈送土地給法夫郡利文湖聖塞夫島上的庫迪派修道院的相關文件中,載有格洛赫和丈夫的名字。沃森寫道:「我們不能否認,這暗示這名王族女子在婚姻生活和公開活動中,都相當主動。」沃森強調,格洛赫和馬克白是政治婚姻。她的首任丈夫被馬克白殺害,她和失去父親的兒子需要強大的力量保護,而馬克白正是理想人選。

馬克白夫人是否瘋了,是否壞人,是否危險人物?

雷德蒙表示:「今天,女人到了某個年齡,就往往被稱為『瘋了』,但我相信她本身也可以是極出色的鬥士。格洛赫沒有做的是:儘管處境惡劣,她並沒有尋求他人認可。她畢竟是戰俘,但也是個政治家。」

格雷格表示:「一旦拋開莎士比亞,從另一角度看馬克白,就應重新思考這在莎翁筆下窮兇極惡的女子。你得承認她不僅表現理性,而且所作所為很有尊嚴。我不是說格洛赫是好女子;她的處境複雜,又是王后。現實中的格洛赫來自顯赫的家族(沃森的研究提供了很有用的資料),馬克白則出身卑微。正是這個發現,促使我重新思考這故事;還有的就是,開始排演的時候,我們正捲入阿富汗事件。所以,我視格洛赫為有權威的女性,但也希望她有自己的故事。

「當然,要為莎翁的偉大劇作寫續集,實在有點厚顏無恥;但我想表現一點我們真實的歷史,而這正是我對格洛赫的感覺。我也嘗試表現真實的格洛赫,儘管要是說:『馬克白夫人的真實面貌可能像這樣多一些』,也有點厚顏無恥。我不認為她是沉默的人,最後與西華德對峙的一幕便很明顯:她痛罵西華德,就像詛咒他一樣。這戰爭是潛藏著的,不會消散,所以對於她宣戰的能力、她施咒的真正能力,我很感興趣。」

 

*菲奧娜・沃森:《馬克白正傳》 (Quercus)

潔姬・麥格洛恩是自由撰稿人

文章於二○一三年八月首次發表

延伸閱讀二

續集   
文:喬納森・梅爾維爾

 

想知道《北非諜影》劇終後,里克和伊爾莎的命運如何嗎?有沒有想過,在《綠野仙蹤》一劇中,桃樂絲到來以前,壞女巫是怎樣過日子的?想不想看看《人猿星球》裏,猿猴怎樣佔領地球?

大家可以從邁克爾・沃爾什一九九八年的小說《時光流逝》、格萊葛利・馬奎爾一九九五年的作品(和倫敦西區音樂劇)《女巫前傳》和二○一一年的《猩球崛起》中找到答案。近年有無數前傳、後傳和重拍版電影,以上只是當中三部。

今天電影院的節目表裏,常有一些熱門電影的續集,而電影當年第一輪播映的時候,我們可能不大感興趣;逛書店的時候,往往看見青少年吸血鬼系列總有新書上市,又或紐約前任病理學家 / 心理學家 / 律師改任狡詐的私家偵探後的新案件。

續集可以是值得製作的。人們經常稱許Pixar的《反斗奇兵》第三集即使不比前兩集優勝,也跟前兩集一樣好。理察・林克萊特的浪漫三步曲《愛在黎明破曉時》、《愛在日落巴黎時》、《愛在午夜希臘時》,由伊森・霍克和茱莉・蝶兒分別飾演謝西和席琳,同樣受影迷歡迎。

電影公司趁票房反應良好,往往強迫製片人拍攝續集。但以上例子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創作人都希望等到適當時機,才說出人物第二部分的故事,而不急於推出續集,謀取利益。

《反斗奇兵》的創作人知道觀眾關心胡迪、巴斯光年等一眾角色,希望多花點時間和他們在一起,好能看著安迪逐漸成長,逐步脫離他的塑膠玩具朋友。在浪漫三步曲中,謝西和席琳的談話是多年共同生活和體驗的結果,因此給人的感覺相當真實。

在另一極端,只消看看《星球大戰前傳I:魅影危機》(一九九九年)、《奪寶奇兵第四集:水晶骷髏王國》(二○○八年)和《虎膽龍威第五集》(二○一三年),便知道只求收益,不擇手段的結果:不顧原作為何大受歡迎,續集只追求利益,幫助原作取得佳績的觀眾都被遺棄了。

我還沒有提到劇場裏的續集。雖然戲劇也有推出續集的情況,但續集的熱潮還沒有霸佔舞台。

莎士比亞的歷史劇,也有採用續集的形式。法斯塔夫在《亨利四世》第一和第二集均有出現,後來還在《溫莎的風流娘兒們》中亮相。音樂劇方面,韋伯的長壽作品《歌聲魅影》,二○一○年也有續集《愛無止盡》。

舞台劇續集不多的一個原因,是往往難以觀賞到作品的第一集。要找《鐵甲奇俠》的光碟,看完後才去看新推出的續集,並不困難;可是要追隨巡迴演出,觀賞冷門的俄羅斯舞台劇,卻不容易。

所以,大衛・格雷格勇闖鄧斯納恩山,探索四百多年來已為世人所識的人物,確是大膽的決定。

《馬克白》有數百年的演出歷史,也曾多次改編成為電影,當中有許多名句。這是莎翁最容易觀賞到的作品之一。馬克白夫人也是數百年來堅強女性的典型,是無可比擬的。

格雷格帶我們到那個時代的蘇格蘭去。這裏的君主已經駕崩,但王后仍在策劃計謀,讓越過北方邊境的英格蘭軍看不透形勢。英格蘭作為佔領軍,身在異地,卻不太受歡迎,這是他們始料不及的。

偉大的劇作都有不同層次,《馬克白後傳》也不例外。喜歡故事直截了當的,可從格洛赫(馬克白夫人)、西華德和他們身邊人物的關係上找到清晰脈絡。再想深一層,便很容易發覺《馬克白後傳》的情節和今天阿富汗旳形勢有相似之處,使這劇作對今天的觀眾來說有另一重現實意義。

格雷格本身是蘇格蘭人,因此塑造人物、探索他們的動機、建構劇中的政治情節時,也增添了蘇格蘭人的角度。

《馬克白後傳》可說是極接近「官方」續集的一項製作。有人可能擔心《馬克白後傳》損害了莎士比亞的原著,但值得注意的是,《馬克白》原作仍然觀賞得到,日後世世代代的觀眾依然會被此劇嚇倒和吸引。

 

喬納森‧梅爾維爾,自由藝評人 - twitter.com/jon_melville

文章於二○一三年八月首次發表

演出及製作人員名單

編劇大衛・格雷格
導演:羅珊娜・西爾伯特
舞台設計:羅伯・因納斯・霍普金斯
作曲及音響設計:尼克‧鮑威爾
燈光設計:沙欣・雅若彦
形體動作指導:安娜・莫里西
演員:喬治・布洛班克斯、黛西・丘特、海倫・德比沙爾、伊萬・當努、達雷爾・迪施華、卡盧姆・芬利、基斯・弗來明、湯姆・吉爾、阿瑟・麥克貝恩、馬特・麥克盧爾、絲奧班・雷德蒙、保羅・韋斯沃特

主要演員簡介

達雷爾・迪施華  飾  西華德

迪施華畢業於英國倫敦戲劇中心。

多年來曾參與過不少劇場作品,包括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安東尼與克麗奧佩托拉》、《凱撒大帝》、《李爾王》、《冬天的故事》、《王者之道》、《西班牙悲劇》、《特洛伊羅斯與克瑞西達》、《鄉間一月》、《仲夏夜之夢》、《亨利八世》、《浮士德博士悲劇》、《酒鬼》、《小雕》及《赫庫芭》;英國國家劇團的《寡婦春情》、《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偷情》、《皇家獵日》及《比最遠的更遠》;老維克劇院的《海達‧高布樂》;維克劇院的《人民公敵》及《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阿爾梅達劇場的《孩子的孩子》、梅尼爾巧克力工廠的《白魔鬼》、北安普頓皇家劇院的《失樂園》;倫敦西區溫德姆斯劇場與法蘭高•齊費里尼製作的《絕對是!(也許)》;薩沃伊劇院的《南極洲》,以及克魯西布劇院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及《三劍客》。

他也曾參與多齣電視劇的演出,包括《少年毒梟》、《司法正義》、《軍情五處》、《頭號嫌疑犯》、《意想不到》、《彌賽亞》、《末世火山》、《最後一刻》、《法外之地》、《寶劍女王》、《沃肯威爾鎮》及《英國重大性醜聞》。

而電影作品則有《諾曼人:維京傳奇》、《蒙大拿》、《近月行動》、《美麗壞東西》、《占美的結局》、《他沉重的心》及《歌曲》。

現時,他是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駐團藝術家。

 

絲奧班・雷德蒙  飾  格洛赫(馬克白夫人)

雷德蒙是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駐團藝術家,畢業於布里斯托老維克戲劇學校。

她曾參與多個蘇格蘭國家劇院的演出,包括於二○一一及一三年巡迴演出的《馬克白後傳》(與皇家莎士比亞劇團及愛丁堡皇家劇院共同製作)、《籠中的女兒》及《瑪麗一世》。

其他劇場作品還有皇家莎士比亞劇團的《理查三世》、《約翰王》、《第十二夜》、《錯中錯》、《無事生非》及《西班牙悲劇》;倫敦皇家宮廷劇院開放日戲劇節的《總統來了見你》、《死亡稅》及《七姊妹》;西約克郡劇場與格拉斯哥公民劇場共同製作的《浮士德博士悲劇》;莎士比亞環球劇場的《仲夏夜之夢》;丹瑪倉庫劇場的《洪堡王子》;英國國家劇團的《迦太基女王狄多》;愛丁堡跨越劇場與倫敦歌舞劇劇場共同製作的《完美日子》;曼徹斯特皇家交易劇場的《一個女人的經驗之談》,以及格拉斯哥特隆劇場與倫敦皇家宮廷劇院共同製作的《訣竅就是保持呼吸》。

電視劇方面,作品包括《舊案》、《鮑勃的政治路》、《小鎮大事》、《貝尼多爾姆》、《吸煙房》、《嘉芙蓮・塔特秀》、《上流生活》及《生死一線間》。

而電影方面,作品有《美麗人生》、《厄運的媽媽》、《囚徒》、《一個人的雙重奏》及《黑暗房間的拉丁語》。

此外,她在英國廣播公司電台第四台的連續劇《麥克利維探員》中演出了九集。

最近則為英國廣播公司蘇格蘭交響樂團的《諾亞方舟》及皇家蘇格蘭國家管弦樂團的《冰雪女王》擔任旁述。

二○一三年新年授勳中,她獲頒大英帝國員佐勳章(MBE),以表揚她對戲劇的貢獻。

劇團簡介

蘇格蘭國家劇院
自二○○六年第一部作品誕生以來,蘇格蘭國家劇院就在挑戰劇場表演的極限。雖然劇院不曾擁有常駐場地,但是卻因此擁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在任何地點為觀眾表演 ── 這是劇院一直嚴格遵守的宗旨。蘇格蘭國家劇院曾在機場、高樓大廈、森林、渡輪、足球場、酒吧以及工廠表演。蘇格蘭國家劇院經常與最優秀的表演團體及藝術家合作演出,並在世界知名的劇院展開巡演,為觀眾呈獻精彩的表演和經典作品。劇院的足跡遍佈四大洲,已擁有超過一百萬觀眾。蘇格蘭國家劇院始終懷揣著滿腔抱負,希望將這個世界變化成夢想與戲劇的舞台,令不可思議的事情能夠發生在出乎意料的地方。蘇格蘭是蘇格蘭國家劇院的舞台,劇院由此走向世界,為全世界的觀眾表演。它是一個充滿想像力的劇院 ── 一個沒有「圍牆」的劇院。

皇家莎士比亞劇團
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自一九六一年成立以來,始終如一地帶領最優秀、最具影響力的戲劇大師為觀眾帶來精妙絕倫的演出。在過去的五十年裡,劇團出品了眾多莎士比亞劇作和與其同時期的經典作品,同時也創作了很多融合經典元素的新作品。劇院位於莎士比亞出生地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每年有超過一百萬名觀眾來到這裡欣賞戲劇,劇院也會到倫敦、泰恩河畔紐卡素、全英國乃至全世界巡演。

演出時間

節目全長約2小時40分鐘(包括中場休息20分鐘),遲到者須待中場休息或節目適當時候方可進場

票務及折扣優惠

門票於221起在各城市電腦售票處、網上及信用卡電話購票熱線發售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
(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每次購買正價門票4至9張:九折;10至19張:八五折;20張或以上:八折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查詢

節目查詢:2268 7325
票務查詢:3761 6661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如遇特殊情況,主辦機構保留更換節目及表演者的權利
本節目的內容並不反映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意見

延伸閱讀三

經典再續 ── 馬克白後傳
文:胡海輝

 

一齣戲要成為經典很難,為一齣經典編寫續集更是難上加難,攪不好,只落得狗尾續貂的下場。莎士比亞無疑是經典,他的創作《馬克白》(Macbeth)堪稱經典中的經典。我曾任教的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在過往的製作中,很少重複上演同一個劇目,因為戲劇發展了二千多年,中外古今經典委實不少,唯獨《馬克白》曾經一再搬演,可見其膾炙人口的程度。在倫敦、紐約等戲劇重鎮,此劇更幾乎無時無刻也在上演,只是由不同大小或風格的劇團來搬演。

《馬克白》能夠如此歷演不衰,全因它直指人性內心險惡淵藪,雖然那時還未有現代心理學,但是其洞察之敏銳、描寫之細膩,令今天一些平庸的驚慄電影編劇也會汗顏。不過曾有人找碴說莎翁悲劇結局總是傷亡枕藉,然後一股外來勢力匆匆擺平一切便草草收場,《馬克白》也不例外,馬爾康(Malcolm)手刃馬克白,報卻父王鄧肯(Duncan)被殺篡位之仇,自己登基為王,莎翁便擱筆。其實《馬克白》開宗明義以馬克白為中心人物,主角已死,戲也自然落幕,可說理所當然。

可是現實世界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一個暴君被推翻後,新主登基,一切便回復正常,人民便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嗎?波譎雲詭的戲劇此時其實才剛剛開始,因為要重建一個國家,尤其是牽涉外來勢力,其複雜難測的發展往往超出任何編劇的想像。英美世界對此體會殊深,到阿富汗擊潰阿蓋達、在伊拉克活捉薩達姆,似乎只是彈指之事,可是接踵而來的重建工作卻令他們如陷泥沼。即使你本著良好意願而來,但是情勢使然,開始是聖人,也會一步一步踏上血腥道路,令自己或者周遭的人變成嗜血的馬克白。

或許莎士比亞那時的現實還未有那麼複雜,《馬克白》未見續篇,事隔數百年,蘇格蘭編劇大衛・格雷格(David Greig)迎難而上,二○一○年創作了《馬克白後傳》。格雷格明言動念之初是因為幾年前看了很多不同的《馬克白》演出,他本身很喜歡這齣描述一個暴君倒台的戲,但是經過早年壽西斯古、基達菲等現代馬克白倒台後,今天阿富汗及伊拉克等情況令他更想追問:「倒台之後又如何?」

敢做不一定做得好,從英國上演後的劇評來看,格雷格這次挑戰應該是成功了,大小報章的評論都一致讚揚。格雷格已非編劇初哥,在英國劇壇早已闖出名堂,這次《馬克白後傳》其中一個製作團體蘇格蘭國家劇院在二○○六年建立時,便邀請了他作首任文學指導,可見其戲劇文學底子非淺。編劇並非要提供答案,能夠提出一道有趣問題引起觀眾思考,已算十分成功,格雷格想探討的問題已經十分有意思,以他功力,加上他聰明地保留了《馬克白》最引人入勝的角色 ── 馬克白夫人,而且戲份也同樣吃重;兩性交鋒、種族矛盾等元素俱備,不難成就另一齣戲味盎然的經典名劇。

筆者撰文之時還未曾現場觀看《馬克白後傳》,不過早年看過蘇格蘭國家劇院揚名立萬的劇作Black Watch,對他們製作之嚴謹認真,強烈的戲劇效果等已留下深刻印象。英國戲劇長於說理,擅以精警對白剖析推演人性哲理,如蘇格蘭國家劇院等當代專業劇團又不會只重台詞,也會注意舞台效果,令整體節奏不會呆滯平板,所以這次《馬克白後傳》來港演出,筆者多少也有期待,看看他們如何從經典出發,譜寫另一經典。

活動日誌

now on sale soon on sale

訂閱文化節目組的電子通訊

最新電子通訊

按此瀏覽最新網上版電子通訊

訂閱康文署電子雜誌

可取得康文署的最新資訊動向

登記康文署電子雜誌

facebook like